首页 > 穿越架空 > 长庚伴月,荧惑守心 得来 > 36. 父子之情,君臣之义

36. 父子之情,君臣之义

小说:

长庚伴月,荧惑守心

作者:

得来

分类:

穿越架空

更新时间:

2024-04-14

《长庚伴月,荧惑守心》小说免费阅读 fhds.cc

一个小道目不斜视,端着龟甲给晟昭帝挑选。晟昭帝随手指了一片,便开始刻祈文。

满堂寂静,只剩刀尖划过龟甲的咯咯声,不知是为谁的生命倒数。

“行了,你去测吧。朕等你的答案。”他摆摆手。

池荇表情严肃地捧着龟甲,缓步走向殿外。

朝臣们看她的架势有些被唬住,安静地跟在后面。

她觉得此刻荒唐至极。

这些人用过的墨水加起来,恐怕能将她活活淹死,却迫于晟昭帝与国师的淫威,当真开始相信她有道行。

奉天殿外,整个国家最庄重之地,点起了小小一团火,几十位年过半百的重臣,看着她念念有词,看着她割破手指在地上画符,看着她将龟甲掷入火中。

噼啪。

火舌舔舐无辜的龟甲。

池荇在一旁掐算,忽地吐出一口鲜血,正淋在摇晃的火焰上。

火苗发出一声小小的抗议,冒着黑烟熄灭。

她瞬时头晕目眩,双腿发软险些倒地,被宫人扶住才勉强站立。

池荇挣脱宫人任由自己膝盖重重磕在地上,在血污中捧起龟甲,表情痴狂:“有答案了,有答案了,天佑盛国,天佑陛下!”

而后头一歪,再没了动静。

朝臣慌乱问林鹿:“这是怎的了?可是占卜出了纰漏?”

林鹿蹲下身,从池荇手中取出龟甲,道:“她方才耗了三十年阳寿,自然身体亏损,结果也已得出,叫人扶她下去休息罢。”

他仔细研究龟甲上的裂纹,脸色大变。

周显察觉出他面色不对,暗道一声不好。

他本以为今日只是国师想借机除掉不得他收拢之人,到底是小瞧了他!

周显的心高高提起,生怕听到他猜想的答案。能让国师脸色这般难看的答案,除了太子殿下,还会有谁。

林鹿深深叹了口气,无视朝臣们探究的目光,带着龟甲重回奉天殿,亲自交到晟昭帝手中。

晟昭帝茫然:我也看不懂,有什么你就说。

林鹿解释:“陛下,这些裂痕昭示了荧惑星降世的时间。臣记得这是……太子殿下的生辰八字。”

晟昭帝手一抖:“胡闹!一国太子怎可能是什么灾星转世,来人,将那个妖言惑众的女子给朕带来!”

大殿终于不再沉默,几个老臣上前跪下谏言:“陛下,您万万不能相信啊。”

“太子殿下敦厚清正,怎可能是是灾星,求圣上明鉴!”

“定是那妖女心怀不轨!”

“若太子都没了,盛国将来该如何?”

晟昭帝脸色越发阴沉,忽略了身旁林鹿为池荇求情的话,他眯着眼扫视殿内:“方才那句谁说的?再说一遍。”

一个三十出头的五品郎中令颤颤巍巍出列:“若太、太子都没了,盛国将来该如何……”

他声音如蚊呐,面上全是冷汗。

晟昭帝冷笑一声:“不能没有太子,那便是要朕这个皇帝替他去?”

郎中令跪地,连连磕头,“陛下,是微臣失言了。盛国更少不了陛下,陛下才是当今天子!”

晟昭帝冷哼一声,向内侍摆摆手,两个太监心领神会,将那可怜郎中令拖了出去。

晟昭帝扭头问:“国师,你刚才说需要将荧惑星送回天上,如何送回?”

林鹿慢条斯理道:“荧惑星主火,自然是火中将殿下送回。想来诸位大臣们也是感怀殿下仁德,不舍与他分离。不过陛下有所不知,能亲手送荧惑星归位之人,可借此积攒到大功德。”

晟昭帝眼眸微动:大功德?

林鹿把握他轻微的动摇,语气蛊惑:“臣也痛心,但天意如此……我等已强行逆天改命,如何抉择就看陛下了。只恐能给陛下抉择的时间不多。”

晟昭帝眼底满是算计:“为何?”

林鹿负手道:“天命既已下达,恐怕盛国等不到立秋。”

他又将晟昭帝引入设好的陷阱,“臣恐迟则生变,方才掐算一二,最合适的日子便是下月廿三,臣会在这个月内设好祭台,不知圣上意下如何?”

“这……”晟昭帝犹豫。

要不就不管了?反正他也不稀罕做什么人间帝王。

不过——

晟昭帝重新将主意打到温暨望身上:

仰行若当真是荧惑星降世,为天下苍生而将他送回去似乎也无可厚非?

他身为一国储君,为百姓牺牲也是应当的……再说若是自己亲手将仰行送回去,也可以为自己积攒大功德……

晟昭帝一点点说服自己,越想越觉得自己给了他一条命,如今为了天下拿回去,合情合理。

盛国保下来,自己的帝王气运也就还在,他日位列仙班之时,仍可高人一头。

他还想听听太子怎么说。

“散朝散朝,去,叫太子道朕书房候着,国师,你带上那个女徒弟也一道来。”

……

池荇跟在国师身后,视线一片模糊,头顶的乌纱帽似有千斤重,她一直死死掐着自己虎口,才勉强维持清明。

昨夜她被林鹿叫到茶室,吞下毒药,以确保今日她完全施行林鹿的计划,并且能在恰当的时候毒发,装成被上天夺取了寿元的样子。

但池荇怀疑这毒恐怕真的已经夺了她的寿元。

昨日国师半句不提她所服为何,又何时给她解毒,她揣摩,恐怕国师要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再解毒,甚至可能这毒根本没法解。

“落驾——”

内侍尖利的声音打断了池荇,她茫然抬头,与温暨望平静温和的眸子对上,她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,心开始直直下坠。

他还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。

晟昭帝大踏步从御辇上下来,深深看着自己这个无功无过的老实儿子,叹了口气:“仰行,随朕来。你们也来。”

御书房早备好了冰鉴,池荇缩在冰鉴旁边终于清醒了些。

她却宁愿自己再晕倒,本庆幸温暨望不被允许上朝,不会当面看到自己构陷他,没想到晟昭帝在她绝望的心底又填了一把火,他指着池荇:

“你来,将早朝之事详细告诉太子。”

池荇心底重重叹了一口气,横下心低着头一五一十将早朝过程说与温暨望,她不敢看他的反应。

温暨望早猜测国师欲借荧惑守心向自己发难,他听完少女没有起伏的描述,平静撩袍跪下:“儿臣愿为盛国分忧。”

他没有拒绝的资格。

晟昭帝极力摆出痛惜的神色,眼底却闪着异样的狂热:好,送你回荧惑星,朕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