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我在豪门综艺诊脉开方 琉光飞舞 > 43. 确定病因

43. 确定病因

小说:

我在豪门综艺诊脉开方

作者:

琉光飞舞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24-02-28

《我在豪门综艺诊脉开方》最快更新 [fhds.cc]

司礼礼把顾小楼的病例全部看完,心情沉重,通过这些病例,她能确定顾小楼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器质性的损伤,当初车祸的外伤已经彻底痊愈,而且痊愈的非常好,之所以无法站起来,医生给出的诊断是神经受损,救治不及时造成坏死。

神经受损不好痊愈,更何况是坏死,但顾小楼能突然站起来,或许并不是神经的问题,她要给小楼把脉。

此时,因为膝盖受伤,小楼没法和闪电出去玩,管家把他抱到放映室,让佣人准备了水果,给他找了部动画片看。

司礼礼并没有直接过去,而是先去了保安室,顾氏庄园有不少保安,庄园各处也安装有摄像头,她打算看看有没有拍下小楼站起来的画面。

值班的保安正坐在屏幕前玩手机摸鱼,看见司礼礼进来慌忙收起手机,司礼礼说明来意,那人立刻调出湖边的摄像头,果然有一个正好对着那片碎石滩。

保安调整视频时间,很快找到顾小楼站起来的画面,截取那段后发给了司礼礼。

司礼礼来到放映厅,顾小楼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看着投影的画面,闪电卧在沙发边,垂着头半眯着眼打瞌睡。

“小楼,”司礼礼走到小楼身边坐下,“膝盖怎么样?还疼不疼?”

闪电摇着尾巴凑过去蹭她的腿,她抚摸着闪电的脑袋。

“不疼——”顾小楼有些心不在焉,明显敷衍道。

司礼礼也不介意,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动画片,直到看完这一集才道:“阿姨想让你看一段视频。”

“什么视频?”顾小楼仰头问。

“你能退出动画片吗?”司礼礼道,“阿姨给你投屏。”

顾小楼噘着嘴,老大不乐意,但他还是用遥控器打开房间的灯,又关闭投影仪收起幕布,打开幕布后的电视机:“你投屏吧。”

司礼礼找出在保安室要到的视频,投屏到电视机上,视频不长,顾小楼看的过程中惊异地瞪圆了眼,指着电视屏幕道:“那,那是我?我站起来了?”

“你不记得了?”司礼礼心道果然如此,“你的膝盖怎么受伤的还记得吗?”

顾小楼想了想,茫然地摇了摇头:“好像是想要去追闪电,然后地面不平,摔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司礼礼问道。

顾小楼咽了口水,并没有回答,而是说道:“阿姨,我能再看看那个视频吗?”

这是司礼礼和原主的记忆里,顾小楼第一次叫她阿姨,她立刻意识到孩子很重视视频上的事儿,并且对她的敌意在减少了,这是好现象。

“当然可以,”司礼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,“阿姨这就给你投屏。”

司礼礼很快操作好,安安静静坐在一旁,仔细观察顾小楼的表情,顾小楼看得很认真,目不转睛,当他看见视频里的自己站起来时,脸上是惊喜,看来这孩子还是非常渴望能站起来的。

她心里有数,等视频再次播放完才说道:“阿姨有个事儿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顾小楼此时的所有心神都被视频中自己站起来的画面充斥着,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阿姨来之前看过了你所有的病例,也就是治疗腿的病啦,”司礼礼一边说一边观察顾小楼的情绪,见他脸色始终没变才继续道,“阿姨发现你腿其实已经好了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“你胡说,”顾小楼突然大叫,“我明明不能走路。”

怎么突然发火了,毫无预兆的,司礼礼没有说话,等他情绪平缓才道,“你怎么不能走路,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,你能走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顾小楼说了两个字,说不下去了,看视频前,他确实不记得自己站起来过,但看了视频后,他想起来了,他能站起来,能走路,可是现在,他尝试着双腿用力,根本抬不起来。

“不能走路的原因很多,原先你爸爸带你去看医生,是治疗你的外伤,”司礼礼试着用最直白的话语给他解释,尽量让他听懂,“现在你的外伤全好了,应该继续治疗,找到可能造成你无法站起来走路的别的原因。”

“医生都说了,我这是神经坏死,”顾小楼这次没有发脾气,声音低沉,神情沮丧,“治不好了。”

“但你站起来了,”司礼礼直接戳中重点,“你自己也看到了,况且医生的诊断也会有误,更或者,这么长时间过去,你又长出了新的神经,你要知道,人的自身修复能力是很强的,特别是孩子。”

顾小楼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,但他还是没说要继续接受治疗的话。

“你看这样行不行,”司礼礼道,“阿姨帮你把把脉,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,至于以后到底治不治,你说了算。”

“好吧。”顾小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。

司礼礼拿起他的手放在沙发扶手上,按在他的脉搏上,认真感受,好一会儿才松开。

寸脉涩手,沉,关脉细弱,尺脉似有似无。

中医上说,寸脉在肺,肺在志为悲,关脉在脾,脾在志为思,尺脉在肾,肾在志为恐①,根据脉象,这孩子是长期处于忧思惊恐中,怎么会!

她实在想不通,不管是原主的记忆,还是她自己的感受,这孩子平日里看着就是有些小脾气,没有其它不妥,怎么会这重的心思,她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“阿姨,”顾小楼见司礼礼收回手不说话,心里忐忑,小声问,“是不是我的腿,没得治了?”

司礼礼回过神,连忙安抚顾小楼:“别瞎说,阿姨刚才摸了脉,你的腿不是神经问题,阿姨能帮你治疗。”

“真的?”顾小楼大喜,“阿姨,那你快,快帮我治疗,只要,只要你治好了我,我,我就叫你妈妈!”

顾小楼脸颊红彤彤的,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羞。

司礼礼哭笑不得,叫不叫她妈妈她真的无所谓,如果真叫,她反而觉着不自在。

“你先别急,”司礼礼转移了话题,“你首先要知道,治病这个事儿,不是一天两天,是个漫长的过程,需要耐心,你有耐心吗?”

“阿姨,耐心是什么?”顾小楼并不太理解。

“就是——”司礼礼想了想,解释道,“要治疗好长时间,你要配合阿姨,要坚持得住,不能因为短时间没治好,或者治疗过程中的不舒服就发脾气不治疗了。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“其次,阿姨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问你,你必须实话实说,不能撒谎,如果你撒谎,阿姨会因为你撒谎对你腿的情况判断错误,也就没法治好你。”

“好,我不撒谎,阿姨你问什么我都说,你快问。”顾小楼迫不及待道。

“好,”司礼礼也有满心的疑问,干脆直接问了,“你是不是一直有很害怕的事?”

“阿姨,”顾小楼惊诧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当然是刚才摸你的脉搏摸出来的,”司礼礼半真半假道,“现在相信阿姨能治好你的腿了吧,所以一定要说实话。”

顾小楼用力点头,此时对司礼礼已经完全相信了。

“我总是做噩梦,”顾小楼道,“我总是梦见妈妈,在一辆变了形的汽车里,妈妈趴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