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主角崽崽真的好难养 五更天未晓 > 63. 第 63 章

63. 第 63 章

小说:

主角崽崽真的好难养

作者:

五更天未晓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24-02-29

《主角崽崽真的好难养》最快更新 [fhds.cc]

有人窃取了别人的人生。

“这字会是谁写的?”宣燃又扒旁边的草。墙根深处,凌乱的草丛遮挡之下,同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。

有些还算新,痕迹清晰而明了,有些则因为岁月洗礼而变得模糊晦暗。

“这个位置,又是这句话...”夏沐秌偏头看向巷子深处,“我记得当年在福利院住的时候,经常看见赵婆婆在这附近晃荡。”

人物和地点都对上了,这些字基本可以确定是赵婆婆写的。

有人窃取了别人的人生?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?回家路上,宣燃总是忍不住思考,思考多了,被夏沐秌看出了端倪。

“还想着那句话呢?”夏沐秌朝着宣燃靠了靠,看宣燃没有驱赶的意思,他小心翼翼抬手,试图揽宣燃肩膀。

“爪子拿开,热乎乎的。”宣燃斜他一眼,“再坐过去点儿。”

“拿开就拿开嘛,干嘛瞪人家。”夏沐秌可怜巴巴放下手,身体完全没挪开的意思,“那句话难说就是句疯话,你别想了。”

“你说,这话指的会是宣屹几个吗?”宣燃还是试图梳理逻辑,“宣屹、白浮他们知道剧情节点,抢占先机,抢走了本应该属于别人的机会?”

“这么想想,确实也是窃取了别人的人生。”夏沐秌表示认同,“那些被窃取了人生的家伙还真倒霉。”

设身处地想了想,宣燃觉得那些家伙不只是倒霉,还很惨,如果被那些人知道原来的走向,知道自己本应该拥有更好的命运和生活,他们会是什么反应?

愤恨?难过?还是试图报复?

其他人究竟怎么想,宣燃叫不准,但换做他,报复是必不可少的。占了他的必须吐出来,他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,让他们在余生里无时无刻不后悔曾经的所作所为。

抱有这种阴暗心里的自己,真的是书里主角吗?宣燃忍不住自我怀疑了一下下。

不过是不是的也没什么要紧,生活依旧这样波澜不惊继续。

暑假过后,夏沐秌升入高二,宣燃也正式入职做起化学助教。助教的工作不算繁重,除了帮助整理实验教学用品外,宣燃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实验室做做实验、搞搞科研。

但到底只是高中的实验室,照比宣燃大学时的实验室差了点儿意思,对比国外顶尖的实验室更是有很大差距。

做实验之余,宣燃总是忍不住查国外实验室的最新成果,越查,宣燃留学的想法越澎湃。

好在夏沐秌高中还剩下不到两年,两年过后,他可以带着夏沐秌一起出国。

于是在查实验室最新成果的同时,宣燃又顺带着查了实验室附近的学校,挑挑拣拣,他选中了一家各方面都不错的。

据说并不算特别容易申请,但宣燃坚信以夏沐秌的能力而言不是难事,至于学费,最好能靠奖学金解决,实在不行还可以把现在住的公寓卖了。

夏沐秌对去什么学校没任何疑议,除了学习外,他依旧每天绕着宣燃转。就这么转了整整一个高二,高二升高三的假期里,夏沐秌终于迎来了大日子。

18岁生日。

越临近生日,夏沐秌越兴奋,一会儿要求办生日party,一会儿又要求搞成年礼。宣燃虽说并没觉得18岁生日有这么值得兴奋,但小崽子想折腾,他也就陪着折腾。

好不容易所有事情准备妥当,眼看着还有一周夏沐秌生日就到了,宣燃突然接到了王闻波的电话。

一年前,宣燃把亲子鉴定和穿书的事儿说开,宣屹就再没联系过他,王闻波倒是还时常联系着,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发消息。用王闻波的话说,明知道没血缘关系还伪装了那么多年舅舅,现在突然被揭穿,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宣燃。

这次难得打了电话,宣燃有点儿惊讶:“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”

“我姐醒了。”电话另一端,王闻波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悦,“她想见你。”

跟夏焱、刘微微、白浮那几个纯粹的粉丝不同,王闻波虽然也是粉丝,但他确实也是王文冰的弟弟,据说俩人从小相依为命,感情挺深的。

“王文冰想见我?”宣燃想了想,“也好,我也刚好有些事情要问她。”

见面时间定在了几天后,地点是北城。王闻波给出的解释是王文冰身体很差,没办法长途奔波。

宣燃同意了。

对于将原本的成年礼取消,改成去北城,夏沐秌有些微不满,不过在宣燃的诱哄下,这些不满又很快烟消云散:“说好了,去北城可以,见王文冰也可以,但生日当天你要全天陪着我。”

“行行行,肯定全天陪你。”宣燃笑着拍夏沐秌脑袋,得到了预期中的蹭蹭。

不知道是不是年龄渐长,连带着肌肉力量都渐长,夏沐秌现在蹭起人来力气越来越大,就仿佛是傲娇的猫咪变成了傲娇的狮子,宣燃总担心自己哪天会一个没站稳,直接被这头小狮子蹭倒在沙发上。

除力气更大之外,夏沐秌的撒娇和装可怜技能也越发娴熟,每次宣燃试图对夏沐秌过于猛烈的蹭蹭发表意见,夏沐秌都仰着头,用清澈又无辜的目光凝视他。

于是,意见和抗议便只能统统压在心底。有时候宣燃甚至怀疑,自己总有一天会被这小崽子彻底吃的死死的…

跟王文冰见面的时间定在了周六,宣燃跟夏沐秌提前几天到了北城,该逛的逛了个大概,该吃的也基本扫荡了一圈,只剩下北城博物院,宣燃嫌热,一直拖着没去。

“今天你去逛博物院,我去见王文冰。”周六早上,宣燃给夏沐秌布置当日计划,“我忙完之后过去找你。”

“你一定早点儿来找我。”夏沐秌期期艾艾,“一个人逛好可怜的。”

宣燃倒是没觉得一个人逛有什么可怜的,何况夏沐秌这么大个人了,又长了张酷哥脸,跟期期艾艾的表情实在不搭调。

但宣燃早已经习惯了小崽子的装可怜,连白眼都懒得再翻:“早,肯定早。”

随口安抚两句,宣燃摆摆手,下楼上了王闻波的车。

“我姐已经知道你知道了。”车子融入车流、无声行驶许久后,王闻波突然说了这么句堪比绕口令的话。

但宣燃理解了。

王文冰知道了亲子鉴定的事儿,也知道了宣燃已经知道了书的事、以及他们身为穿书者的所作所为。

不知道是因为精神领袖王文冰许久没醒的原因,还是宣屹那些人真的适应了书里的生活,这一两年来,宣燃深感身上的枷锁已然消失,无论是被掌控还是被推着走,都仿佛是很久前的事情了。

带着这种神奇的感受,宣燃抵达医院。

王文冰的情况和王闻波说的差不多,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