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典言情 > 南安诡闻集 鹤山淮 > 16. 第 16 章

16. 第 16 章

小说:

南安诡闻集

作者:

鹤山淮

分类:

古典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24-03-01

《南安诡闻集》最快更新 [fhds.cc]

杂乱无章的雨水片刻不停歇打在地面、枝头……嘈杂的雨声又一次将人声覆盖。

顶着大雨,两道身影交错于雨雾之中。

雨势过大,致使二人刚走进雨幕,便从头到脚湿成一片。

山门外,只有一条下山的路,不过被雨水浸湿后,已然变得泥泞不堪。

金龙寺位于金龙山顶,地势险要;小路旁只有木头栏杆拦截,并没有实质性的保护作用。从上往下望,是深不见底的深渊,若稍不注意失足跌落,定是必死无疑。

两旁除去深渊,还有长在崖边的参天大树。茂密的树叶被雨水冲刷,变得清新不少。

“救……命……”

微弱的呼救声依旧存在,偶尔盖过雨声传至沈商陆耳际。

能听见呼救声,就说明那人离得不远。

两个人在瓢泼大雨中分头寻找,终于在夜幕降临之前找到了求助的人。

一位十几二十出头的女子倒在泥地中,由于暴雨如注,她已经浑身湿透,浅粉衣裳上沾满了泥浆。手臂上的鲜血已经干涸,红得发黑,在衣服上格外瞩目。

本身就受了伤,又加之在雨中淋了许久,她的脸色异常苍白,嘴唇看不见一点血色,性命岌岌可危矣。

秉持救人要紧的准则,沈商陆想都没想就将她抱在怀里,脚下生风朝禅房跑。

颜鹤则跟在后面,肩上扛着二人赶路的包袱。

本想趁早离开,结果因为暴雨阻挡,竟又原路返回了。

往禅房走时,沈商陆正巧碰见道海行色匆匆,不过他在看见沈商陆时,脸色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蔼。

道海朝他行礼,关切问道:“沈施主不是已经离开了吗?”

“这位女施主……是什么情况?”

沈商陆无心留意,只是粗略对他说:“烦请道海师父帮我打些热水来。”

而后疾步回了禅房。

颜鹤紧随其后,目光落在道归的身上,不出一瞬,又别开了眼,抬腿往禅房去。

“她怎么样?”

沈商陆一边替她施针,一边回答:“并无大碍,她的运气不错,有棵树挡住了摔下山的路,不然就不是手臂受点伤这么简单了。”

话音刚落,道海就端着热水盆从屋外走进来,“沈施主,热水来了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沈商陆道完谢,挽起衣袖拧干水帕,熟练地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污泥。

以前在一心堂,这些都是云舒做的。

不过如今,他只有亲力亲为。

“道海师父,请问如今寺中香客有女眷吗?”

道海闻言,眉头一皱,才灵光一闪想起来,对沈商陆说:“有,我这便去寻来。”

临行前,他看了眼沈商陆,又看了眼颜鹤,关心道:“沈施主和颜施主还是尽快换身衣服吧,淋了场雨小心染上风寒。”

二人一同作揖,说:“多谢道海师父关心。”

沈商陆和颜鹤换好衣服后,床上那位女子的衣裳也换好了。不过寺里没有俗衣,只好勉强穿上僧衣。

雨还在下,并没有要停的意思。

积在屋檐上的雨水接连不断顺着屋檐往下落。

颜鹤站在窗前,风从外面吹进来,拂动着他的衣袖,那些濛濛细雨顺着风扑向他的脸,却没能吹平他那紧锁的眉头。

“颜施主可有心事?”

颜鹤礼貌询问:“雨一日不停,是否便一日下不了山?”

道海看了眼,回答道:“山路崎岖,加之下雨,定会更加难走;且山路两边皆是深渊,更加危险。不过也不是一定要等到天晴,施主武功足够好的话,危险能降低几分。”

“但贫僧建议施主还是好生留在寺里,这条山路除了绝世高手外,几乎没人能在暴雨天毫发无损的下去。”

劝告的话说到此,颜鹤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谱。

运气极差如他,贸贸然冒险下山,指不定就此丧命。因此,他决定留在这里,等雨停了再离开。

道海离开前,对他们两个说:“鉴于天气原因,住持为了安抚香客情绪,特意在大殿举行安抚会,请二位拨冗前往。”

“是。”

大殿

金佛前站着两位长者,一位有着长且白的胡髯的老者穿着黄色僧衣、披着深褐色袈裟,站在殿中央;另一位要稍微年轻些,是上次监督道归清扫落叶的那位。

他们都在殿中央,不过一前一后的站着。

殿里的其余僧人分列两边,那些受约的香客陆陆续续走进来。

颜鹤和沈商陆是最先到达的人。

只不过颜鹤注意着那些香客,发觉只有林正、王京,以及另一个他不曾见过的人。

那个他不曾见过的人一到,那些僧人就恭敬地行礼,地位可见一斑。

“这位是布政使司左布政使,周凭正周大人。”

道海在一旁介绍道。

之后,颜鹤总算了解清楚了金龙寺道字辈的僧人——

道海是大师兄,协助住持监寺管理金龙寺,掌握寺里财政大权;道正是二师兄,管理藏经阁,手里握着金龙寺镇寺之宝: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;道忠是三师兄,负责管理斋堂和客堂;道归是小师弟,因为心性尚野,被安排清扫落叶。

至于上次那个小乞丐,听说名叫钱飞,不知从何处流浪来的。平日里就靠偷吃斋饭、偷拿香火钱为生,让道忠强烈不满。

“二师叔”

“二师兄”

……

众位僧人齐齐望向门外,朝走进来的僧人单手合掌。进来的僧人名曰道正,一袭金黄僧衣,肩披袈裟,一脸正色。

“师父。”

道正脸色严肃,朝住持行完礼便退到道海身旁。

此时,林正悄悄对王京他们说:“听说这位道正师父比道海师父更具威望,是寺中僧人都信服的师兄。”

“那大师兄?”

林正特意降低声音,压低声说:“稍逊一筹。”

还没继续聊下去,住持的声音就回荡在大殿中,“各位施主请稍安勿躁。由于暴雨天气,下山山路无法正常行走。待到雨停时,贫僧当举寺之力送诸位安全无虞回家。”

“寺中粮食可供诸位饱腹半年以上,诸位施主不必担心,在寺中安心休息便是。寺里各处皆可前往,但切忌去往后山。”

人生在世,不过衣食住行。

在此之前,他们忧心的是食和住,但住持的话一说出口,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