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月是故乡明之和亲公主 大飏 > 50. 出嫁和亲

50. 出嫁和亲

小说:

月是故乡明之和亲公主

作者:

大飏

分类:

穿越架空

更新时间:

2024-03-03

《月是故乡明之和亲公主》最快更新 [fhds.cc]

陈韫走后,我久久坐在软榻前,以往的种种在脑海一一飘过,不知何时,宫人们将尚衣局制好的嫁衣呈了上来,说是试穿,如有不合适的地方,好尽快改制。

我机械地任由宫人们将那大红锦簇的华服穿戴,原本在门口看热闹的敏之,见我的神情后,眼里满满是担忧与心疼。

我屏退了那些宫人,示意小九进来,细细抚住敏之的手,想是大病初愈,小九的手依旧有些冰凉,我拉着她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缓缓道,“不要担心我,至少,我嫁给大晟的肃王殿下,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和逸儿了。”

我感到掌中的小手微微一滞,敏儿凄凄道“可是上高水远,那肃王殿下又不知生性如何,我不想你因我们而……”

我轻轻抓紧了下逸儿的手,安慰道,“有风听风,下雨看雨,曾经满路荆棘,我们不也熬过来了,前路虽漫漫不可知,但峰回路转,柳暗终会花明。”

我将身上的这些繁复的衣物慢慢退去,轻叹一声,“不管怎样,我出嫁后,你就要照顾好逸儿,宫中险恶,万事小心。”

“皇姐不用担心,想来皇后娘娘自由安排。”

经过皇贵妃这件事,敏之虽然一下子长大好多,但举手投足之间,依旧难免孩子气。

见我一直不语,敏之不解地看向我,我将这衣物大概叠好放于床榻一旁,示意敏之一块坐下,柔声道,“母妃离世后,每每累了,熬不住的时候,常常想着如果能找到座靠山就好了。”

“后来发现,所谓靠山,全是陷阱。有些荆棘不平,有些密不见光,有些寸草不生,有些满布豺狼。”

看着窗外日头西下,我不经轻轻叹息一声。

“重要的是,你被什么庇护,就会被什么限制。能为你遮风挡雨的,最后同样能让你不见天日。于是一直寻寻觅觅,也一直两手空空。”

我看向敏之,眼中多了一些坚韧与认真,”直到某一天幡然醒悟,终于成为了自己那座山。”

敏之眸光一怔,低声喃喃道,“自己那座山……”

“这世间每个人都是半人半鬼,靠近了,都没法看。靠山山会倒,靠人人会走,将来你和逸儿,其他人都是辅助,只有靠自己了,也只能靠自己了。”我轻叹说完,心里因为担忧,有千言万语,可临到嘴,却明白,道理再多,在命运和造化面前,都不堪一击。

八月初六,是我出嫁大晟的日子。

我身着青织彩凤翟衣,头冠九凤六龙花钗宝钿冠,于安远门外举行了跪拜礼。当我一一跪拜完父皇与母后,拜别了哭成泪人的敏之以及尚在怀着幼不知事的逸之后,由时任羽林军副都尉,皇后娘娘的妹夫,正宁侯府嫡长孙贺振宇护送下,乘上凤鸾马车,拉着十里红妆,由安北门出了大都郡。

马车驶过安北门的时候,我想起那日,我和韫姐姐站在这安北门上,远眺幽州的场景。

还有那封几经辗转送到我手上的信。

我将陈祎写给我的那封信,连带着那把绘着榴花的扇子埋在了雍翠宫的花园里,一同埋进的,还有我少艾时代不切实际的种种幻想。

随行的贴身宫女是沁雪和沁香。其余都是皇后娘娘遣派给我的六个女婢,四个嬷嬷。

冬蓉、云舒、云梦还有姜轶被我留在了雍翠宫,照顾逸儿和敏儿。

因大晋与大晟之间接壤的是别断山,山势险峻,道阻且长,考虑到一干宫人长途跋涉,实在太难,所以,此次和亲的路线是一路向北,绕过险象环生的背断山,经幽州,途径暂且与大晋重归于好的北漠,由大晟的西面关口西陇禁入大晟。

八月的大都郡,还是夏末秋初,天气虽不算酷暑,但正是清爽的时节。除了大都郡,随着越往北走,加之时间越来越入冬,沿途由青山绿水的风景,逐渐衰败,渐渐染上枯黄落寞的色彩。

当到了幽州城的时候,已经眼见十月下旬了。

幽州几经战火的侵害,整个城破败而萧条,出城迎接我的正是主将正宁侯贺挺举贺老将军。

我们在幽州城停留了三日,这三日,我一次都没有见到陈祎和五姐姐。我知道他们就停在幽州城,只是他们不愿见我,我亦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。

三日后,我换上大晟派人送来的嫁衣,换乘上大晟派来的车驾,从幽州离开我的故土大晋,一路向东,驶向大晟。

临出城的时候,我将一捧黄土细细地装入一个白瓷瓶中。

也许这一生,我都再也不会踏回自己的故土了。

护送我的将军由我大晋的羽林军副都尉贺振屿,换成了大晟左骑卫主将帅朱琛。

马车驶出城门的时候,我掀开窗帘,却看见三丈多高的黄土城门上,一个颀长细挑的身影孤孤地伫着。

我的心一揪,忙追着那人影望去。

对方见我撩起窗帘,身形一顿,蓦的,缓缓伸出左手,无声地挥了挥作别。

离别时,我们曾誓言等待彼此。

如今再相逢,他要娶她人为妻,我要嫁她人作妇。

相逢草草,争如休见,重搅别离心绪,相见不如不见。

出了幽州,便是北漠境界,因之前大晟在此地段曾率兵入北漠,切断过北漠南下进攻幽州的粮草,再加之如今大晟的肃王殿下已从北漠王庭撤回重兵,一路往东赶往西陇迎娶我,所以这一段路途,除过数九寒天,道路崎岖外,倒还算安全平稳。

“公主,出了这达达库尔城,往东便是我大晟的西陇。”朱琛低哑的声音隔着马车壁传来,此时我正捂着暖炉,翻着项羽本纪。

闻言掀开窗帘向前看了看,只见远处重山环绕,不由轻道“朱将军,我记得曾经看过《大晟荒纪》,书中曾记载,西陇与达达库尔城之间是大晟的天然的西关屏障八千里岐山山脉,过了岐山就是西陇城。”

那朱琛虽年过三十,却因久经沙场,显得格外年长。皮肤黝黑粗粝,容长的脸上满是刀刻版的岁月痕迹,抬眼不着痕迹地轻瞥了眼我,“正是,隔日,我们就可抵达岐山山脚。”

我深处温暖的马车里,一阵寒风吹过,我不禁打了个喷嚏,看了看随行的官兵和宫人们虽都裹上棉衣,但也经不住这阵阵而过的寒风。不禁问道,“我听闻岐山地势险峻,多有奇珍异兽出没,如今临近寒冬,不知此时进山,可否安全?”

那朱琛随着我的目光,看了看一行的人员,略作思忖,“臣观这天象,连日阴云,寒风瑟瑟,恐不日则会有大雪,大家虽连日赶路,舟车劳顿,但必须赶在下雪前入山。”

见我眼中多有担忧,朱琛稳稳一笑,“公主不必担心,虽说是入山,但臣自少时便驻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