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心软魔君跟我走 何归于 > 63. 擦肩而过

63. 擦肩而过

小说:

心软魔君跟我走

作者:

何归于

分类:

穿越架空

更新时间:

2024-04-14

《心软魔君跟我走》小说免费阅读 fhds.cc

拂悦扭头看向时悯,一脸不可置信,摇头道:“你是说虚怀仙君,不可能……他身为九重霄云主宰,怎么会为了一己之私……”

时悯望着她,等她冷静一些后才道:“拂悦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虚怀非是上神,固然有他的私心。这便能解释为何他历经雷劫,既未飞升,又未身陨,因为他将本该落他身上的天雷引到了这里。”

拂悦感到恍惚,仿佛天地崩塌,她不知如何面对这样的结果。

时悯暗暗叹息,又道:“回去吧,此处不能再留了。”

时悯带着茫然的拂悦离开凌云宗,紫霞宫内仙寿日庆典已经结束到达尾声,而她也该跟赤炀离开云阶月地。

重回金光门,就在她和赤炀要踏入紫气浮关时,拂悦跑上前来,对着时悯悄悄说了一句。

赤炀诧异地看了一眼两人,拂悦退后回去,目送他们离去。

回到九岐山后,赤炀开口道:“时悯姑娘这一趟可是做了不少事啊。”

时悯呼出一口气,道:“我也不曾料到,原以为将金耀带回来就好。”

赤炀看向她,道:“我怎么觉得姑娘一开始,便未想着能带回他。”

时悯挑眉看他,“是么,那我如何给金蟾大王一个交代?”

赤炀微微一笑,道:“眼下魍魉河畔并非是个好去处,说不定待在云阶月地反而更安全,只要金耀公子不暴露身份。”

时悯缓缓点头,道:“赤炀妖君这样一说,倒也很对。”

赤炀道:“在云阶月地都没怎么休息,你便安心在这里睡一觉,明日我跟你一同去见金蟾大王。”

时悯看着赤炀好一会,道:“多谢妖君。”

赤炀连忙摆手,道:“别,我只是做我该做的。”

一夜过后,时悯睡上一个好觉醒来,没过多久,赤炀便匆匆上门。

敲开门,时悯注意到他脸上难得流露的忧虑之色。

“赤炀妖君,怎么了?”

赤炀抿唇道:“魔域有消息传出,四方魔君联合,似有大动作,魍魉河畔也快坐不住了。”

时悯愣了一下,道:“短短时日,魔域竟然能够发展到这般程度?”

赤炀道:“不久前四方魔君先后被杀,至今都未找出凶手。如今新任魔君上位,不似从前各方心存芥蒂,有了共同的目标,矛头指向仙门,联合起来是早晚之事。”

时悯挠挠头,罪魁祸首便在眼前,但她却没想到魔域的动作如此之快。

“我知道了,魔域被仙门压制数百年,一直憋着一口气。”时悯思索道,“总之我们先去见过金蟾大王,得抓紧时间了。”

赤炀沉默地看着她,点了点头。

在赤炀的掩蔽下,两人顺利地避开魍魉河畔的检查,找到金蟾大王。

时悯将金耀的亲笔信件交给金蟾大王,看着金蟾大王脸色逐渐变化,从气愤到无奈再到忧心,往前一步还是开了口。

“金蟾大王,我知晓您是担忧金耀。不过金公子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在您的庇佑之下,他有自己的人生,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,您该欣慰才是。”

金蟾大王收起信件,将信收入怀中,抬头看向来人。

“你答应本王会将吾儿带回,如今却只拿了一封信给我。”他的语气沉重,“这番话是想开脱吗?”

时悯道:“若是我要开脱,今日便不会冒险进入魍魉河畔。大王,已经这么久了,金耀没有依靠您的助力,仍旧在云阶月地好好的,他现在能够自食其力,您作为父亲,难道不为他高兴吗?”

金蟾大王哼了哼,道:“吾儿是怎么样子本王最了解不过。他长大了,不需要依靠我这个老父亲了。”

时悯见金蟾大王露出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,反而笑了笑,道:“大王关心他,他都明白。大王看了这封家书,我想也会理解他的。”

金蟾大王看着时悯,一直保持沉默的赤炀开了口:“金蟾大王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金蟾大王收回视线,点头和赤炀走去一旁,过了一会回来,叹了口气,道:“吾儿的事且先不提,魍魉河畔近来有更重要的事情。那些事本王明面上不好去做,妖王也正是苦恼,你们走吧。”

离开后,时悯朝赤炀问道:“你同金蟾大王说了什么?”

赤炀道:“也没什么,跟他提了点此回去仙门的一些见闻。眼下魔域有所动作,仙门定也知晓,所以肯定不会让出魍魉河畔这块好地方。但这里一向是妖族的地盘,金光门派人在此看守,双方难免出现矛盾,让妖王十分为难。”

时悯颔首,道:“金蟾大王跟妖王一样,肯定以妖族利益为先,却又无法正面跟金光门冲突,确实棘手难办。”

赤炀道:“嗯,我得再去面见妖王,要暂且失陪姑娘了。”

时悯道:“无妨,已经在魍魉河畔之中,这里我也算熟悉,自有分寸。”

赤炀颔首,道:“那就请姑娘等一等我,我尽快回来。”

时悯道:“好,我们稍后就在尧金牙行外的茶铺见吧。”

送走赤炀,时悯独自走上街道。

时隔几月,魍魉河畔物是人非,便连原来的热闹气氛也消弭流散,妖怪们神情厌厌,提着心吊起胆,若是遇上巡查的仙门弟子,也都纷纷避让。

整个魍魉河畔陷入一种沉闷的气氛,就连最热闹的魑魅大客栈都人烟寥寥,门可罗雀。

时悯经过时,瞥见那只墨鱼妖掌柜在柜台前打盹,顶着的大脑袋一晃一晃的,倒是没有变化。

忽然间,一抹黑色身影闯入视野,大步流星踏入客栈之中,站到柜台前,看向掌柜。

时悯心下一跳,退到一棵树下,远远望去。

那抹身影太过熟悉,只是看了一眼,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那副样貌,挥之不去。

可是,朔溟为何会在这里?

朔溟敲了敲柜台,掌柜这才惊醒似的一点脑袋,抬起头,连忙应道:“欢迎光临魑魅大客栈,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?我们这儿可是魍魉河畔最大最好的客栈……”

还没说完,朔溟已经摆了摆手,脸色似是有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