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典言情 > 入海 茶两千 > 163. 番外(3)

163. 番外(3)

小说:

入海

作者:

茶两千

分类:

古典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24-02-27

《入海》最快更新 [fhds.cc]

登基大典如期而至。

一大早,蓝鸢被数个鲛人簇拥着游入红瑚宫,她那胳膊肘往外拐的妹妹正等在那里,银铁制就的纤薄羽翼弯曲环绕在白净的前额,又如波浪般向两鬓盘旋,一片又一片叠在一起,构筑出一顶华丽锋锐的头冠。

听到蓝鸢的声音,她神色淡淡地看过来,一向素净的眉眼染上秾丽的红妆,茂密的长发也系成了一根根细长的小辫,稍微一动,上面的银饰便叮当作响。但不知怎的,她的脸上失去了惯常的明媚笑容,染上殷红珊瑚粉的眼尾漠然半阖,竟显出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凌厉来。

蓝鸢挑了下眉,被按着坐到她身边后,稀奇道:“怎么,你与季泠月吵架了?”

女人慢半拍地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也不算吵架吧,毕竟她这些日子每晚都被阿月拖着造珍珠,女人在床上与她缠绵时温柔得很,好声好气地哄着她,但一下床就变得不假辞色,还凶巴巴的。

蓝妩支着下巴苦恼半晌,听到蓝鸢询问怎么这般没精神,便道:“困了。”

蓝鸢蹙眉:“困?”

她嗯了声:“昨夜通宵把珊瑚冠做好了。”

“给了你这么多天准备,怎么拖到昨夜才做好?”

“还不是因为……”她顿了下,干咳一声:“因为最好的珍珠不好找,之前那些天,我一直在找珍珠。”

蓝鸢还想再问,风意已经举着王冠从门外游进来,身后还跟了一串手捧华服的鲛人侍从,那王冠与蓝妩头上戴着的很相似,却更为华丽繁重,数十颗幽蓝色的宝石镶嵌其中,风意只是举了一会儿就觉得胳膊发酸,不禁担忧起自家陛下头顶王冠几个时辰后的脖子来。

更别说,这是海族千百年来第一次在海面上举行的登基大典,也是第一次邀请仙宗掌门前来观礼的登基大典,这么重要的时刻,她们可是半分差错都不能出的。

一旁的蓝妩扭头打量她几眼,忍不住笑道:“你家陛下都没紧张,你紧张什么,也不知道谁才是要登基的人了。”

风意急道:“殿下妄言!”

蓝妩弯起眼睛:“这小脸白的,以后你就是海皇亲侍了,怎么还不稳重点?”

风意还要再说话,蓝鸢就出声道:“行了行了,这么喜欢逗弄小姑娘,你也稳重不到哪儿去。”

蓝妩眨了下眼,转头看向她那张与自己相差无几的脸,许是身份不同,蓝鸢脸上的妆容更端庄威严些,稍一敛眉,便有高高在上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她怔了下,才道:“今日以后,你就是真正的海皇了。”

蓝鸢把手放在她膝上:“我永远是你的姐姐。”

忽然,门外又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:“都好了吗?时间要到了。”

江兮走入大殿,看见两个端正坐着的年轻鲛人,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:“哎呦,不愧是我的女儿,”说着,她便上手捧住这两个脸蛋:“瞧这水灵灵的脸,多讨人喜欢。”

风意一惊,慌忙道:“太后娘娘,妆要花了,妆要花了!”

江兮这才站起身,道:“那几个仙宗掌门,和一些收到请柬的人族已经到了,你们也快些,莫要让人家久等。”

蓝鸢嗯了声:“母后也该启程了吧?”

“是,我这就走。”

蓝妩眨巴一下眼,好奇道:“母后去哪儿?”

“拿剑,”蓝鸢瞟她一眼,解释道:“你这些日子两耳不闻窗外事,自然不知道,授剑仪式由母后来主持了。”

从前的授剑仪式,皆是由上任海皇授予下一任海皇,她们如今自然行不通,按照惯例,若海皇不在,便该由长老授剑,再次之则是大祭司授剑,但前些日子蓝鸢已经在长老会拍板决定,由江兮来授剑。

蓝妩挑起眉:“长老们竟然同意了?”

蓝鸢哼了声:“自然不同意,但那又如何?”

蓝妩露出赞叹的表情:“他们恐怕气死了吧。”

“那敢情好,”蓝鸢淡淡道:“一群迂腐的老家伙,凭着长老的身份就想对我颐指气使,哼,等我上任后,就找个机会把他们都赶下去。”

风意:!

陛下真是不把她们当外人。

海上风平浪静,万里无云,仅有数十个人影站在一起,正百无聊赖地攀谈着什么。

“你们这时间还真是紧凑,”齐月瑶环着双臂道:“上午观礼,晚上就婚宴,但你怎么还在这儿呢?”

季泠月淡淡道:“我不在这儿在哪儿?”

“你不该和蓝妩在一起吗?或者早早就去梳妆打扮,人间成亲不都这样吗,从前一天就开始布置新房忙活了。”

季泠月觑她一眼:“这又不是人间。”

“哦,说的也是。”

这时,一道阴影覆盖下来,季泠月抬头,瞧见刻印着昊辰山标志的飞舟缓缓降落,神情一松,主动走了过去,刚靠近,她便听到欢喜一声:“阿月!”

身穿白色道袍的小姑娘兴奋地扑过来抱住她,又环顾四周,问道:“主人呢?”

她暂时不愿意改称呼,季泠月也不为难她,道:“她在海里,一会儿和蓝鸢一起出来。”

丹青有些失望地哦了声,回头道:“丹柏,丹柏,你怎么还不过来,你不是想阿月吗?”

丹柏一惊:“你!”

她涨红了脸,支支吾吾不知要说什么,身后的孟长歌就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过去吧,不要总让丹青推你一把。”

丹柏犹豫了会儿,终于抬脚下船,红着耳朵走到季泠月身边:“好久不见。”

季泠月微笑着嗯了声,左手揽丹青,右手揽丹柏,又对着走下飞舟的人招呼道:“师姐,叶掌门,药老没来吗?”

叶轻君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她,这种热闹的场合,她来了只怕要昏死过去。”说完,又掏出一个木匣子:“不过她托我送来了贺礼。”

孟长歌道:“掌门,这应该是晚上的婚宴送吧?”

叶轻君一愣:“也对,”她又收了回去:“晚上再给你,对了,山叶呢?”

“阿鲤被蛟族叫去帮忙了,她不放心,跟着一起去了,今日应该就会回来。”

叶轻君嗯了声,环顾四周:“你与蓝妩认识的人,应该都来齐了吧。”

“那倒没有,”季泠月摇摇头,道:“云儿前些日子回炎境去了,说是要请我在炎境的几个朋友来,不过……她们是魔,不一定会来。”

“既然是朋友,应该也是愿意来的。”

“也许吧……”

聊了一会儿,季泠月不经意一瞥,发现水下不知何时出现一团团簇拥的红色鱼群,遥远的海底亦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,她瞧了眼逐渐漾起波纹的海面,思忖了下,提议道:“我们到飞舟上吧。”

几人一致同意,一起回到飞舟,其他被邀请而来的仙宗修士也都各自飞到空中,盯着不再安静的海面,静静等待着什么。

远远眺望,海水已不再是清澈的蓝色,数不清的斑斓海族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