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典言情 > 徒弟失忆后进了我的梦 勾圈凯 > 83. 情蛊之一2

83. 情蛊之一2

小说:

徒弟失忆后进了我的梦

作者:

勾圈凯

分类:

古典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24-03-03

《徒弟失忆后进了我的梦》最快更新 [fhds.cc]

寻人已耽搁不少时间,只能先去复命,洛知疏徐徐向山顶飞去。

离得近了,他目光一顿,坐结界外的那个人不就是南晏吗?

见到洛堂主,南晏连忙翻身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土,低头行礼。

洛知疏落下地来,打量他的惆怅神色,不敢多说话,从他身前走过进入结界。

走到屋前,暮言才从楼上开门下来,洛知疏暗中注意着,放下心来。

“占卜出来了?”暮言问着话,垂眸在院里坐下。

洛知疏也随之坐在对面,笑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暮言点头。

洛知疏正要开口,发现之前占卜精血的命盘找是找出来了,但是关顾着找人,忘了看。

他脸上笑呵呵的,暗地里瞄了两眼,照本宣科:“子女宫无主星,父母宫又是空宫……”

暮言翻起眼皮,打断他:“说人话,他现在怎么样,是死是活,有没有被控制。”

“活着呢!自由自在活蹦乱跳!就是最近……”

洛知疏尴尬笑笑,“不太高兴。”

听到这话,暮言松了口气。

没事就好,不高兴很正常,他那性子,十天里九天半都在不高兴。

她抿抿嘴,又问:“他……还在云起镇吗?”

洛知疏笑问:“姑娘想去见他了?”

暮言垂眸沉默,继而摇头,“他在哪。”

这事洛知疏就得好好考虑怎么回答了,他扶着额头手指敲头,望着粼粼海面咧嘴支吾着。

“没准还在云起镇吧?也许在这里?要知道那也是魔道地界,要是有灵根的话,很有可能被哪家收进去了,那地方离得最近就是鸩行……”

暮言怀疑眯眼,“这点事儿占卜不到?”

“上次是有姑娘提供的前世精血,那才找到的准确地点,现在……”

洛知疏冲她抱歉地笑着,诚恳道,“不是咱推脱,这方面两仪阁在行,咱归咒渊姑娘你懂的,说是以占卜预知立派,也就是比其他宗派强些罢了。”

暮言眼中冷淡,说:“你这么说的话,我有点想去两仪阁了。”

两仪阁濒临灭门人尽皆知,洛知疏知道她在开玩笑,但听起来还是很可怕。

“姑娘放心,他的情况还是很容易占卜到的,只要有半点不对,归咒渊必倾尽全力去找他。”

他又看着她的眼睛,认真作保,“若姑娘现在要见,我们也可以现在就去找他。”

暮言立即皱眉打断,“不用,还是别去打扰他。”

洛知疏微笑,平静复述她十五年前的话:“记得的,你和他,只能选一个。你想消失,谁也拦不住。”

得知了雪之初没有对他造成影响,暮言对此事便安心了,抬眼看洛知疏,说:“还有个事。”

把这事翻篇,洛知疏也暗自如释重负,一脸轻松,“您说。”

“门口那个人,撵走。”

洛知疏闻言,笑容僵住,扭头瞟了眼还蹲在门口的南晏,背影倔强又可怜。

他无奈答应下,起身离去。

-

论道讲经场。

绍祈年一眼看到姗姗来迟的南晏,坐在热火朝天的交谈人群外,神色忧闷又故作坚强,宛如一条被扫地出门的看家犬。

他挤过人流,拍了南晏肩头一下,“怎么了晏哥,跟死了半截似的。”

“没事。”南晏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讨论斗法经验的人。

见他那闷样,绍祈年撇撇嘴,无话可说,只能跟着一起听。

“哪家商铺衣裳多?”南晏忽然问。

绍祈年抖了抖眉,“哟呵”一声,称赞道:“开窍了?会给姑娘买东西了?”

南晏愣住,想象了送暮言衣裳的画面,能连衣裳带人把他踹出来。

“给我买。”

“啊?”绍祈年挠头,“失恋逛街?那不是姑娘家干的事吗?”

南晏懒得理他这些欠揍的话,从论道第一日祭祀之后,各家弟子便可以随意穿着。他从来没在意过这方面,一直穿着清一色的归咒渊弟子服饰。

他想去买点简练的衣裳,最好是黑色,肩后有小半长披风,腰上有蹀躞带更好,束袖下还要有露半指的黑手套……

可绍祈年带去的商铺,不是专售女子裙衫,就是缺东少西,将已经建设全面的海城一家家看完,还是没一件合南晏胃口。

“哇,在我陪着逛街的女人里,哦对不起你不是女人……你是我见过最难伺候的!”

绍祈年坐在茶摊狂饮一壶水,接着说,“哥,你要是有明确的款式,画出来给人定做啊!”

“不行。”南晏听着这话就不自觉地紧张,和裴沉岚穿得一模一样,进过梦的事岂不是不打自招,稍微像点就好了。

“这样吧,衣裳这事办不好没什么,你跟我说那人是谁,老弟我万花丛中过,什么性格的女孩子都能教你手到擒来。”

绍祈年说得认真,那神情堪比骗小姑娘看手相的时候。

南晏一听他说这种话,脑子里就浮现他去小筑面对暮言那次的欲哭无泪。

他不屑地白了一眼,说:“有这功夫,不如看看功法,明天可是和水魅殿讲经。”

“不说这事我都忘了!”

绍祈年拍着脑门倒吸口气,随后抓起南晏的放在桌上的手,双目泪涟涟地哀求,“好兄弟,江湖救急,今晚教教我!给我只佛脚抱抱!”

说着他就推开板凳朝南晏大腿扑过去。

南晏嫌弃地闪到旁边,心想不但现实和暮言无法相见,梦里的见面机会也要被打扰了。

-

“小晏弟弟,已经过去两刻钟了,我们之间离得最近的时候,都有十丈远呢……你是不是对奴奴有成见呀?”

斗法台上的水魅女弟子嗔怪地抱怨。

她身着露背高开叉长裙,长发与衣袂翻飞在海风中,手抱琵琶,玉足踏朱环,将抓着法杖的南晏追得满场跑。

南晏从未和水魅交过手,对水魅殿功法的了解仅限于昨日的讲经和之前的观战。

他在海城水魅馆偷听雪之初说话那日,对水魅弟子施展功法的目睹,至今震撼得让他情不自禁退避三舍。

对面的水魅女弟子意犹未尽地观赏着他那仓皇又自持的模样,心里直痒痒,从开打到现在故意和他保持这样的若即若离,猫调戏掌中之鼠一般。

得知这边有乐子,其他看台的观众都赶了过来,呼朋唤友来看那个佛性灵根的天才出洋相。

早早就挤在最前排的绍祈年看着南晏东躲西藏,急得焦头烂额。

跑什么啊!对面都卸下防备没有任何防御了,回头一个混沌咒控制住,搭配星图定身,结印之后不就吊打吗!

昨天讲经的时候头头是道,教他也教得一套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