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你们都追女主?那女魔头我宠上天 品茗 > 第312章 我擅长炼尸

第312章 我擅长炼尸

小说:

你们都追女主?那女魔头我宠上天

作者:

品茗

分类:

历史军事

更新时间:

2024-04-13

《你们都追女主?那女魔头我宠上天》小说免费阅读 fhds.cc

“我无夺嫡之心。”()?()

项炯沉默良久,叹了口气。

?本作者品茗提醒您《你们都追女主?那女魔头我宠上天》第一时间在.?更新最新章节,记住[(.)]???*?*??

()?()

此言一出,沐瑾妍俏脸上肉眼可见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。()?()

她都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,这六皇子居然还想着隐瞒。()?()

“不过……我恨父皇。”

就在沐瑾妍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时,项炯突然又开口说道。

他顿了顿,凝声道。

“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,但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恨父皇。”

这话说出口后,项炯像是被抽空了浑身力气般,软软地坐倒在椅子中。

沐瑾妍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俏脸上浮现出巨大的喜色。

她重重点了点头,道。

“我信!”

“你真信?”

项炯似不敢置信。

在世人眼中,他可是皇子。

虽然荒诞不经,但保德帝却也从来没有苛待过他。

皇子们应有的待遇,他一样都不缺。

按道理,他这个做儿子的怎么可能会恨自己父皇?

这很没道理。

“我真信,因为……你不是第一个恨皇帝的人。”

“项炎他也是。”

沐瑾妍肃然道。

项炎有多恨保德帝,她一清二楚。

所以,六皇子项炯也恨保德帝,又有什么稀奇的?

说起来,沐瑾妍真是服了保德帝。

他的儿子,一个两个的都对他恨之入骨。

也不知道这位天子是怎么当父亲的。

就知道偏疼废物一样的太子。

“三……项炎也是吗?”

项炯闻言,喃喃自语了一句。

他没想到项炎居然跟他一样,也深恨着父皇。

看来,项炎当初在父皇面前乖巧、孝顺模样都他妈是装出来的。

难怪……不久前的戊戌宫变,会传出是项炎在暗中指使。

项炎弑父啊!

一想到弑父两字,项炯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激动。

“对,项炎也是,所以……你现在愿意相信我能帮你了?”

“事实上要是我当初在京师的话,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什么戊戌宫变,项炎到现在都会稳如泰山。”

“可惜……造化弄人,那时候我去了巴蜀。”

沐瑾妍略有些遗憾地叹道。

现在想起来,项炎确实是没那个命当皇帝。

不然,她走之前一切都好好的。

偏偏她离开京师不久,就发生了戊戌宫变。

要是此事真是项炎干的,也不多说什么了,只能说他愚蠢。

但问题是,这事和项炎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他却因此受到牵连,以致被废黜。

说起来都是命。

“我就说项炎以前不过是个废……怎么就突然崛起了,原来是他背后有你在出谋划策啊。”

项炯深深地看了沐瑾妍一眼。

这女人有点不简单啊。

不过他可不是项炎,不会任由一个女人来摆布。

此女可合作,却不可交心。

“殿下过奖。”

沐瑾妍盈盈一笑,眼波流转。

她又开始不自觉地释放自己的魅力了。

“说吧,你想得到什么?”

项炯对于沐瑾妍的媚态,恍若未见,凝声问道。

他可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一无所求。

她绝对所图甚大。

“你若坐上那张位置,我要皇后之位。”

沐瑾妍也不客气。

听到这会,项炯有些意外。

他本以为这女人会提一些过分的条件,如此的话,他还得好好考虑一番。

毕竟,他虽恨保德帝,也没有主动夺嫡的心思。

却也不会拒绝皇位落到他身上,更不愿意看到大楚不好。

这一点,项炯和项炎截然不同。

他只恨保德帝,不恨大楚。

而项炎却是保德帝、大楚皆恨。

“沐姐姐,我有王妃。”

项炯摊了摊手,道。

和其他皇子,甚至太子不同。

他很早就完婚了。

是一众兄弟中,最早娶妻的皇子。

这是因为他母妃临终前恳求保德帝,将她母族的外甥女赐婚给项炯。

项炯的王妃,正是他表妹。

保德帝虽一生只爱皇后一人,但对于后宫中一些本分老实的妃子,多数也不会拂了她们的意愿。

更别说这是项炯母妃的临终遗愿了。

所以保德帝便应了下来。

项炯也因此成了众兄弟中,最早完婚的一个。

对于自己的王妃表妹,项炯谈不上喜欢,也谈不上讨厌。

他只是遵照母妃遗愿,娶了表妹。

仅此而已。

不过,他的王妃表妹,如今对他已经……深深厌恶。

这也正常,谁叫他为了表现的荒诞不经,时不时强拉着表妹去睡棺材呢。

“那又如何?废黜之事自古有之。”

沐瑾妍撇撇嘴,对于项炯的话不以为然。

王妃也能废黜,也能死掉。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项炯沉默了一下,凝声说道。

听到这会,沐瑾妍面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她就知道天底下没有几个男人能逃得出她手掌心。

擅长隐忍伪装的六皇子又如何?

还不是乖乖到了她碗里?

“既已合作,这个送我如何?”

项炯并未在王妃的事情上多纠结,很快转移话题,抛了抛手中的珠子,笑吟吟地说道。

沐瑾妍想都没想,便回道。

“你要尸血珠?给你又如何?”

这女人倒也不只是会膈应人。

她有个优点,一向很大气,出手阔绰得很。

这也是为何原著中,最后会有那么多人支持她的原因之一。

“不过,你得跟我说说,尸血珠到底用来干嘛的?”

顿了顿后,沐瑾妍好奇地问道。

她并不在意什么尸血珠。

哪怕真是什么天材地宝也无所谓,说送给项炯,就一定会送。

但老实说,她心中还是挺好奇尸血珠是干嘛用的。

项炯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,迟疑了好一会。

良久之后,他才面色严肃地看向沐瑾妍,道。

“这原本是我的秘密,不准备和任何人透露的。”

“但既然你我已经合作,那我也不好再隐瞒你。”

“我擅长……炼尸!”

“有了尸血珠,可让我炼尸手段更进一步。”

项炯的话,宛若石破天惊,将沐瑾妍震得半天合不拢嘴。

炼……炼尸?

我的天啊,这六皇子如此邪门的吗?

沐瑾妍又惊又骇,心下突然生出一个念头。

她不由结结巴巴问道。

“你……你喜欢白事,喜欢睡棺材,该不会和这有关吧?”

“别告诉我你这些年参与过那么多白事,最后都把……那些尸体炼了吧?”

沐瑾妍越说越是恐惧,看向项炯的眼神都已经变了。

项炯闻言,面上挂着的灿烂笑容忽地变得阴森森起来。

“沐姐姐你真是聪明……”

“我无夺嫡之心。”

项炯沉默良久,叹了口气。

此言一出,沐瑾妍俏脸上肉眼可见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。

她都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,这六皇子居然还想着隐瞒。

“不过……我恨父皇。”

就在沐瑾妍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时,项炯突然又开口说道。

他顿了顿,凝声道。

“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,但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恨父皇。”

这话说出口后,项炯像是被抽空了浑身力气般,软软地坐倒在椅子中。

沐瑾妍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俏脸上浮现出巨大的喜色。

她重重点了点头,道。

“我信!”

“你真信?”

项炯似不敢置信。

在世人眼中,他可是皇子。

虽然荒诞不经,但保德帝却也从来没有苛待过他。

皇子们应有的待遇,他一样都不缺。

按道理,他这个做儿子的怎么可能会恨自己父皇?

这很没道理。

“我真信,因为……你不是第一个恨皇帝的人。”

“项炎他也是。”

沐瑾妍肃然道。

项炎有多恨保德帝,她一清二楚。

所以,六皇子项炯也恨保德帝,又有什么稀奇的?

说起来,沐瑾妍真是服了保德帝。

他的儿子,一个两个的都对他恨之入骨。

也不知道这位天子是怎么当父亲的。

就知道偏疼废物一样的太子。

“三……项炎也是吗?”

项炯闻言,喃喃自语了一句。

他没想到项炎居然跟他一样,也深恨着父皇。

看来,项炎当初在父皇面前乖巧、孝顺模样都他妈是装出来的。

难怪……不久前的戊戌宫变,会传出是项炎在暗中指使。

项炎弑父啊!

一想到弑父两字,项炯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激动。

“对,项炎也是,所以…

…你现在愿意相信我能帮你了?”

“事实上要是我当初在京师的话,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什么戊戌宫变,项炎到现在都会稳如泰山。”

“可惜……造化弄人,那时候我去了巴蜀。”

沐瑾妍略有些遗憾地叹道。

现在想起来,项炎确实是没那个命当皇帝。

不然,她走之前一切都好好的。

偏偏她离开京师不久,就发生了戊戌宫变。

要是此事真是项炎干的,也不多说什么了,只能说他愚蠢。

但问题是,这事和项炎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他却因此受到牵连,以致被废黜。

说起来都是命。

“我就说项炎以前不过是个废……怎么就突然崛起了,原来是他背后有你在出谋划策啊。”

项炯深深地看了沐瑾妍一眼。

这女人有点不简单啊。

不过他可不是项炎,不会任由一个女人来摆布。

此女可合作,却不可交心。

“殿下过奖。”

沐瑾妍盈盈一笑,眼波流转。

她又开始不自觉地释放自己的魅力了。

“说吧,你想得到什么?”

项炯对于沐瑾妍的媚态,恍若未见,凝声问道。

他可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一无所求。

她绝对所图甚大。

“你若坐上那张位置,我要皇后之位。”

沐瑾妍也不客气。

听到这会,项炯有些意外。

他本以为这女人会提一些过分的条件,如此的话,他还得好好考虑一番。

毕竟,他虽恨保德帝,也没有主动夺嫡的心思。

却也不会拒绝皇位落到他身上,更不愿意看到大楚不好。

这一点,项炯和项炎截然不同。

他只恨保德帝,不恨大楚。

而项炎却是保德帝、大楚皆恨。

“沐姐姐,我有王妃。”

项炯摊了摊手,道。

和其他皇子,甚至太子不同。

他很早就完婚了。

是一众兄弟中,最早娶妻的皇子。

这是因为他母妃临终前恳求保德帝,将她母族的外甥女赐婚给项炯。

项炯的王妃,正是他表妹。

保德帝虽一生只爱皇后一人,但对于后宫中一些本分老实的妃子,多数也不会拂了她们的意愿。

更别说这是项炯母妃的临终遗愿了。

所以保德帝便应了下来。

项炯也因此成了众兄弟中,最早完婚的一个。

对于自己的王妃表妹,项炯谈不上喜欢,也谈不上讨厌。

他只是遵照母妃遗愿,娶了表妹。

仅此而已。

不过,他的王妃表妹,如今对他已经……深深厌恶。

这也正常,谁叫他为了表现的荒诞不经,时不时强拉着表妹去睡棺材呢。

“那又如何?废黜之事自古有之。”

沐瑾妍撇撇嘴,对于项炯的话不以为然。

王妃也能废黜,也能死掉。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项炯沉默了一下,凝声说道。

听到这会,沐瑾妍面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她就知道天底下没有几个男人能逃得出她手掌心。

擅长隐忍伪装的六皇子又如何?

还不是乖乖到了她碗里?

“既已合作,这个送我如何?”

项炯并未在王妃的事情上多纠结,很快转移话题,抛了抛手中的珠子,笑吟吟地说道。

沐瑾妍想都没想,便回道。

“你要尸血珠?给你又如何?”

这女人倒也不只是会膈应人。

她有个优点,一向很大气,出手阔绰得很。

这也是为何原著中,最后会有那么多人支持她的原因之一。

“不过,你得跟我说说,尸血珠到底用来干嘛的?”

顿了顿后,沐瑾妍好奇地问道。

她并不在意什么尸血珠。

哪怕真是什么天材地宝也无所谓,说送给项炯,就一定会送。

但老实说,她心中还是挺好奇尸血珠是干嘛用的。

项炯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,迟疑了好一会。

良久之后,他才面色严肃地看向沐瑾妍,道。

“这原本是我的秘密,不准备和任何人透露的。”

“但既然你我已经合作,那我也不好再隐瞒你。”

“我擅长……炼尸!”

“有了尸血珠,可让我炼尸手段更进一步。”

项炯的话,宛若石破天惊,将沐瑾妍震得半天合不拢嘴。

炼……炼尸?

我的天啊,这六皇子如此邪门的吗?

沐瑾妍又惊又骇

,心下突然生出一个念头。

她不由结结巴巴问道。

“你……你喜欢白事,喜欢睡棺材,该不会和这有关吧?”

“别告诉我你这些年参与过那么多白事,最后都把……那些尸体炼了吧?”

沐瑾妍越说越是恐惧,看向项炯的眼神都已经变了。

项炯闻言,面上挂着的灿烂笑容忽地变得阴森森起来。

“沐姐姐你真是聪明……”

“我无夺嫡之心。”

项炯沉默良久()?(),

叹了口气。

此言一出()?(),

沐瑾妍俏脸上肉眼可见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。

她都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?()???&?&??()?(),

这六皇子居然还想着隐瞒。

“不过……我恨父皇。”

就在沐瑾妍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时()?(),

项炯突然又开口说道。

他顿了顿,凝声道。

“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,但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恨父皇。”

这话说出口后,项炯像是被抽空了浑身力气般,软软地坐倒在椅子中。

沐瑾妍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俏脸上浮现出巨大的喜色。

她重重点了点头,道。

“我信!”

“你真信?”

项炯似不敢置信。

在世人眼中,他可是皇子。

虽然荒诞不经,但保德帝却也从来没有苛待过他。

皇子们应有的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