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绝望的遗愿(双重生) 战十七 > 25. 第二十五章

25. 第二十五章

小说:

绝望的遗愿(双重生)

作者:

战十七

分类:

穿越架空

更新时间:

2024-04-15

《绝望的遗愿(双重生)》小说免费阅读 fhds.cc

“你先出去。”

尉迟千澈这话是冲着闻玳玳说的。

闻玳玳听出语气真是不善啊!

这张时刻能把人暖化的一张脸,表面往往越是风平浪静,平静之下定会狭着疾风暴雨。

她委实不知自己又做错了什么,哪里有不对,明明已经尽足了心。

看看,这就是尉迟千澈。

情绪从来都不是向外表看来那样稳定平和、面慈心善。

风风雨雨,说来就来,反复不常。

就比如前一刻还在跟修岁说说笑笑,喝酒勾搭,甚至都能把徒弟送出去给别人当玩物的亲密。仅是下楼上楼的空挡,他就能屏声敛息,暴虐无道将整个悬星会给赶尽杀绝。

前世,她不是没尝试过讨好他,和睦相处。

但她的次次示弱,换来的都是恰到好处撞到他逆鳞之上。

眼下怕也是同样了。

像尉迟千澈这类自高自大,傲睨万物,浑然天成独孤一体的白眼狼,他就配屠肠决肺,身首异地,死的不用好看。

真是不明白,为何有那么多人效忠他,拥护他,无一人悖弃。

拥护这样冷血的人坐上一国之主,恐是天下之灾,她定要为百姓除害。

闻玳玳本不想维护谢少昂,纵然他对自己的确足够上心,可毕竟这群人也就是龙池卫,将在四年后如傀儡般,不恋丝毫旧情,在尉迟千澈的一声令下,屠戮整个鬼鹰村。

然则,冲着谢少昂曾在松竹楼以命替自己解过围,那在没正式成为敌人,站在对立面之前,他对自己如何,自己也定当加倍回报,一份人情就算是慢慢还了吧!

闻玳玳原地没动,娇着嗓子给尉迟千澈降火,酝酿半天,裂石穿云的来了句:“师父,您姿容绝代、灿如春华,书中说常动怒易生细纹,方才的药膳是徒儿没有考虑周到,徒儿这就去给您熬美容养颜……。”

后面的话未说完,就被谢少昂死死捂住了嘴。

简直魂飞胆丧。

谢少昂算是知道因何来此了,带着十足悔恨,笑的支离破碎,无声向尉迟千澈投去清白的目光。

尉迟千澈就那么坐着,死盯谢少昂放在闻玳玳唇上的手,头皮发麻的眼神把严惩不贷四个字,回应的相当清楚。

君臣二人就那么靠视线交流,僵持,气氛陡然紧张到喘不过气来。

谢少昂见避不过,也确实怪自己,有些事情没给闻玳玳旁敲侧击明白,松开她俯身请罪:“是属下看管不周,还请主上责罚。”

无缘无故的,谢少昂到底错在了哪里,尉迟千澈又突发的哪门子脾气。

君臣二人还没怎样,闻玳玳郁积的情绪爆发了:“不能责罚。”

“再说一遍。”尉迟千澈正要端起茶杯的手一停,尾音像是淬了冰。

本来十鞭子的事儿,被这个祖宗一维护,恐怕二三十鞭也解决不了。

谢少昂赶紧碰了碰闻玳玳,示意让她别再说忤逆之言。

尉迟千澈目光又盯死了两人的手。

软硬不吃的人,闻玳玳岂会不了解。

压了压脾气,重新酿了番情绪,换上哭腔:“师父,您息怒。”

谢少昂刚打算给祖宗递手绢。

“滚出去!”

门外的苏白听不下去了,知道这是风雨欲来的迹象,虽不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若闻玳玳再不遵从尉迟千澈的意思,可怜被牵连的谢少昂,不仅仅是军法几鞭子的问题了。

此刻,没经过尉迟千澈同意,自请进了门,眼疾手快,干脆利落的把闻玳玳强拉了出去。

待房中剩下君臣二人。

“谢统领,谁允你给斩魂定音律?”

做统领那么久,头一次被直呼职位的谢少昂有点手抖。

坦诚答道:“呆呆姑娘是女子,也没有武功底子,一上来就接触巅峰造极,力度强劲的武功,招式时快时慢,迟迟无法与口诀心法融合,属下不得不找了个让她更容易记的方式来完成。”

“华而不实,有气无力,筋松骨软,你觉得她这样下山,能多挨几刀?”

谢少昂面露难色:“主上的斩魂剑,属下只有幸得见过两次,其中精髓恕属下实在愚钝,可能参透有误。”

实则,就算是两次,见到的也并非全部招式,根本无法连贯。

“七年。你武功天分,品行学识在龙池卫中也算得上出色。我放心把徒弟交给你,你就给我带出这样一个不伦不类,不务正业的东西?”

重重的东西二字,让还没来得及走远的“东西”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闻玳玳:“……。”

紧接着不知谢少昂说了什么,估计是终于意识问题的严重性。

尉迟千澈又死气沉沉的一摔杯子,屋内瓷片崩裂,带着咄咄逼人的声调:“……再有下一次,你就去以死谢罪。”

想把闻玳玳拉远的手,越来越用劲。

书房的门开了。

谢少昂应是被吓得不轻,天天挂在唇边的淡然笑意,已被尉迟千澈无名怒火给吞噬殆尽,低着头懊丧的也不解释,就那么认罪听罚,倒也是个有错敢认,无可置辩的老实性子。

“苏大哥,先等等。”

苏白也想知道谨小慎微的谢少昂,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错,让甚少对下属发火的尉迟千澈摔东西。

谢少昂被两人拉到墙角。

没等两人开口。

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的谢少昂问:“呆呆姑娘,可否方便告诉少昂,您除了那剑舞,还做了什么?”

有关于闻玳玳的剑舞学业,谢少昂雷打不动每隔一月都会跟尉迟千澈汇报。而尉迟千澈也不是第一次见她舞成这样,怎就突然气涌如山,一发不可收拾了呢?

他现在一脑门雾水,被罚也要罚个明白。

同样一脑门雾水的还有闻玳玳,言简意赅,委屈巴巴把自己费尽心思做的所有的事,说了出来。

最后还特别加了个:“苏大哥,少昂哥哥,师父是不是有点过分?”

原来如此。

谢少昂跟苏白一对视,皆有千言万语说不出,万念俱灰之感。

细语奉劝:“切莫议论主上不是。”

真正的公主下落不明,龙池卫中也要防患未然,所以尉迟千澈的男子身份不超十人知晓。

当时临渊国灭,大部分龙池卫以为救出来的是万月公主而非太子,这也就是为什么联盟谈判难如登天,许多戍边将军、小国宁可选择倒戈叛投,也不愿意效忠女子将要为皇的原因。

先前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