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拿到关键道具后成功招来仙人——但怎么是妖孽舞姬?! 雪山圈圈 > 23.4

23.4

小说:

拿到关键道具后成功招来仙人——但怎么是妖孽舞姬?!

作者:

雪山圈圈

分类:

穿越架空

更新时间:

2024-04-14

《拿到关键道具后成功招来仙人——但怎么是妖孽舞姬?!》小说免费阅读 fhds.cc

白瓶的规则被打破了。

》》》

小孩名叫“栀子”。

银发人问他:“头还疼吗?”

他微微推开栀子,仔仔细细查看着他:“怎么会撞到树上?撞得很厉害吗?”栀子回答:“嗯。我看见那棵树,但还是撞了上去。好气人。”“只是撞着?有没有遇到别的危险?”“没有。现在不疼了。”“是吗?村庄里,还有另一个孩子也出事了。”银发人说:“他叫‘小霜’,下午去外面散步,结果被发现晕倒在院子门口。还好没有大碍。”

他低头望着栀子。

“这件事,和你有关吗?”

栀子没有说话。

摇了摇头。美丽的眼睛又大又微微闪烁。

银发人看着那片金色。深深、深深望进去。忽然间,他眼尾一颤,竟一下子低眉笑起来。

“嗯。我们回去吧。”

银发人转身走开,像在方才的凝望中有些羞赧。

“我才记起来,今天还没有跳舞挣钱呢……傍晚的时候走神了。

“我好像在做梦,梦到要去见一个人,就在村庄的一棵大树前。”银发人说着,抬头回望,目光所及是一片寂静无人的树林。“我梦见我坐在树干里,突然树皮被打开,那个人惊惶地碰到了我……我迷迷糊糊一直记得这个梦,急着要出门,急着真要去见他。可我突然一下醒了,突然,就再也想不起他来。

“就像这个人从世上消失了。或者,我和他的约定,消失了。

“我失约了呢。”

银发人腼腆地笑了笑:“怎么梦到这种事。”他走出草地,带栀子返回预订的那间客栈。沿途路过几家店铺,铺面最大的一间,装潢繁华,却在夜晚未至时早早准备打烊。原来是一家布庄,店里的员工一边关门一边闲谈:“掌柜说今天有事,下午从店里出去,到现在还没影呢。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办。”银发人微微驻足,在门口多看了眼店里的织物。“真是用火麻织成的呢……”他有些惊奇,“可是明明很细密,浑然天成,就像轻轻松松从天上抹下一朵云来。

“……这样精工的店铺,一定要长久留存啊。”

“会的。”在他旁边,栀子回应道。

“店铺不会有事的。”

他们从店门前走远,铺面的残灯渐渐留在了身后。也正如栀子所说的那样,布庄没有闪失,虽然出现一些变故,生意最终还是越来越兴隆。

银发人和栀子住进客店里。那天晚上,村庄很宁静,无论是村人也好,沙沙作响的火麻和蒲葵也好,都很静默,在温暖的微风里若有若无地摇曳。两人的旅行也很顺遂,夜半时分,见到了传闻中的祭神老太太。老太太家里来了客人。她为客人端来点心,还拿出针线帮他缝补衣服。当时她跪坐在窗边,穿针的手上落下一片圆圆的澄黄的光。是月光吗?老太太仰头看到,光亮来自对面一家客房,房间里桌椅翻覆,窗帘布都掉下来了。两个男孩子在桌子椅子间对视,一大一小,剑拔弩张像是才打了架一样。对,就是打架。被子枕头被撕破,棉花飞散,两人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。老太太看了一会儿,忽然推门出去,在温柔夜色中走到对面的客栈。

“你们两人,先停停,”

她在客房窗户外说:“让我把衣服给你们补好吧。”

》》》

来村庄做客并不容易。因为要经过入口的守卫,一通搜身、检查,许多客人都觉得被冒犯。

但更重要的是,并非所有人都能进到这座村子。树林中的木匠老先生,走遍整个林子也没能找到村庄。其他许多人也是这样。老太太的这位客人,一路摸爬滚打终于来到村子里。见到她的时候,客人已遍体鳞伤,饥饿得站不起来了。

老太太张罗着接待客人。与此同时,客栈房间里,银发人悄悄从床上走下来。他的脚踝有些酸疼,晚间跳了一场舞,赚到了足够三天住宿的钱。因为客栈老板娘的宣传——她说有人今晚要跳供奉神明的那种抽风的舞——舞台前早早聚了一大群看客,全都等着看祭祀舞到底是什么一副着魔发疯、心荡神摇、跳到最后形销骨立魂首分离的样子。

人们自己都期待得有些癫狂了。看到银发人出场,遗世独立、轻衣单薄的样子,一时间感觉有凉风穿过心里。

他显得格外素净、冷清。定格不动。感觉定格,因为他的舞步很慢,每一步落下都像有冰面在脚底破穿。然后,银发人一步停歇,突然开始旋转起来。是那种缓慢的、质朴无华的旋转。不欲飘逸,不欲潇洒,没有衣袖翻飞,唯一的风动只是让衣摆淡淡浮动起来。像神思之时不自觉的踱步,可人们看着、看着,注视的眼神忽然飘了。

银发人的身影变得游离不定。就像反复默念的诗句,意义也变得游离不定。

散场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懵懵的。“什、什么啊……不停旋转吗?”“祭祀神明就是旋转吗?也不晓得我看明白没有啊??……”大家都觉得简单得不可思议,然而给赏钱时,全都默默地、郑重地放下一大叠钱币。

银发人把这些钱全收了。旁观的客栈老板娘呆呆问道:“舞、舞姬客人,你为什么这样跳呢,是想得到观众的什么回应呢?”银发人数了数袋里的硬币:“我想知道他的回应。”说罢,收起钱袋去找舞台下的栀子。然而众人之中,这个唯一令他牵挂的男人却睡着了。而且其实只是个小屁孩。银发人抱着他走出人群,路过老板娘时停下脚步,低头在她耳畔轻声道。

“真的很感谢你……允许我在庭院跳舞,还帮我找来这么多观众。我因此真心地想告诉你——”

他垂下眼睫。如同下凡仙子,化作人世间一位谦逊的青年。

“我也不晓得做法祭祀是什么样。刚才的舞都是我乱跳的。”

银发人飘然离去。

回房放下身外之物——钱和屁孩,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却又坐起来。他睡不安稳。手里一直抓着一颗宝石——橘红色、中间藏有绿色光点的那一颗。银发人默然片刻,有些摇晃地走到窗前。他看了眼客栈附近的一栋小宅,跳着脚,来到房间门口。

他推门准备出去。可身后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