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典言情 > 穿书后踹掉夫君 迟英 > 62. 执

62. 执

小说:

穿书后踹掉夫君

作者:

迟英

分类:

古典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24-04-11

《穿书后踹掉夫君》小说免费阅读 fhds.cc

莫日根立在天狼骑的营帐前,忧心忡忡地朝南方张望了一下。

今日是贺子衿离开的第十二天,此前莫日根总站在营帐旁看向南方,竟然已经形成了小小的习惯。只是心情由最初猜测贺子衿是否前去为皇族办事的好奇,到几天前处理军务时逐渐感到的焦灼,再到现如今的担忧,起伏转变,其中慌乱心境不必赘言。

两天以前,他收到宫内传来的密函,要他今夜赶回去参与朝中密议。

莫日根听言会意,知道大君这时候喊自己回去,势必是为展开对剡地的第一阶段进攻而筹划,要听他汇报天狼骑的状况。

军中兵士自然也已会意,晨风拂着渐渐高过足背的春草之时,便是他们背井离乡前去报仇雪恨之日。众人在营前送别莫日根的战马,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伤感。

莫日根跨坐在马背上,见到士兵们有些沉闷的模样,及时振臂高呼道:“天狼骑!”

“天狼骑!天狼骑!”众人纷纷拔刀相和。

晨光熹微,金属与皮革清脆的撞击声中,莫日根踏过原野,飞驰而去。

夕光渐沉时,快马已经来到皇城门外。

他一身轻甲,胸口铁片上纹着龇露獠牙的狼首徽,腰间插着长长的马刀,守门人不敢近前,看也没看就准备放行。

莫日根略微皱眉,正想交待他要对来者都检查个仔细,以备不时之需,但见城中已经有人家点上了灯,火烛渐次亮起,他无法再耽搁,只得纵马前行。

待到勒马停在宫门外,早已侍立在此的灰衣小童已经向他走来,熟稔地从他手中接过缰绳。莫日根口中唤着:“孩儿,帮我牵到前头马厩就得。”

凝神一看,却发现那竟然并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幼儿,却是一个瘦小的灰衣人,只是生得极矮,与宿州街头的孩童无甚分别。

急忙拱手道:“失敬失敬!有劳尊驾。”

灰衣人对此早已见怪不怪,摇了摇头,牵着他的马走远了。

经过这一打岔,莫日根心中的紧张却消解了不少。低头整了整袍角,顺着宫道向上走,往大殿内一看,赶快抱拳道:“大君,属下来迟!”

原来殿内火烛通明,白玉砖一路铺到阶下,两旁排列着权臣贵族,密密麻麻地席地端坐,每个都是他莫日根惹不起的大角色。

那个当权者居高临下地坐在龙椅正中,白发苍苍,半眯的双眸中却在阴影中闪烁精光,裹在身上的狮氅对每个人怒目而视。

阶下有金色的身影一晃,达蒙看着莫日根,按下心中的不耐烦,朗声道:“将军请入席。”

莫日根不敢多问,快步穿过大殿,坐在一张空余的矮几旁,对面正是努图格沁家的权臣。

他还没坐下来,脑中却想着:这次竟然是大太子出面替大君招呼密议成员,莫非雄狮大君觉得自己时日无多,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让位于长子?

随即又觉得不大可能,就算那份计策是达蒙所献,他也并未立下什么让人认可的功劳,现在还只是一个稚嫩的继位者,大君不可能就这样交出自己的野心。

况且……尽管贺子衿回来以后,大部分时间在皇城内展露的是不学无术、游手好闲的一面,但莫日根见过他跃马扑抱黄羊,又经过与他在天狼骑军中的相处,却觉得……这个总是沉默寡言的年轻人,或许有着雄狮家族最为宝贵的勇气,与观星师家族的聪敏。

可他总是睁着那双桃花眸,笑笑地坐在那里,什么也不说,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。

莫日根曾经旁敲侧击地问过,你会向大君报告军中状况么?实际上就是在问,贺子衿会向大君报告他这个将领的情况么?

贺子衿就笑了笑,说:我小的时候,您待我不错。

莫日根就明白了。

他虽然放下心来,却又敏锐地察觉到,贺子衿虽然并未提及自己到底会不会“报告状况”,却能清清楚楚地让他明白,自己不会刻意刁难他这样一个“对他不错”的长辈。

念及此处,莫日根顿时微愕,凝神望去,那双桃花眸却先一步轻轻扭过,避开了视线的交汇。

那时他就对贺子衿颇为留意,却见到这个年轻人似乎对一切都不大上心,并不像其他兵士那样,跃跃欲试地意图收复疆土,报仇雪恨。

他前脚刚坐下来,挺直了腰背,龙椅上就传出了低沉的清嗓声。

阿尔斯楞用手背敲了敲扶手,沉声道:“这次召大家入殿密议,都清楚是什么事吧?”

底下立即响起稀稀拉拉的应和,不知喜怒无常的大君今日的心情,每个人都低下头去,不敢与大君对视。

阿尔斯楞低低地哼了一声,达蒙立刻一撩金氅,上前高声唤道:“传西纳尔·道伦梯布!”

殿门外响起一阵拖曳声,听来竟像是有人拖着沉重的枷锁,走在门外的宫道上。

殿内百官大惊失色,纷纷急忙扭头向殿外张望,莫日根也在其中。

两个重甲的侍卫,悬着长刀,粗暴地用手推推搡搡,口中不断呼喝着催促:“走快点!看什么看,走不动吗?!”

率先出现在众人视线内的,是一件破破烂烂的囚服,脚腕上两条长长的铰链,锁着铁球,沉重地拖在那人身后。

那人双手锁在木枷中,蓬乱的干枯长发炸在空气里,当中缀着一张枯槁的脸,双目呆滞无神,眉眼却……如此年轻。

莫日根的手腕猛地一抖,心中震荡得无以复加。

那双眼睛缓缓朝他转来,无比熟悉的面容,就如同……地底死而复生的恶鬼!

这张脸,他见过的。

十三年前,他还是一个跟在天狼骑中的少年,战中留在皇城作士兵后援。

宿州城破前夕,那张脸也如这般枯槁,头颅与双手锁在木枷中,苍白的足腕缠上沉重得迈不开步子的锁链铁球,极慢极慢地走上了皇城高耸的城墙。

迎着朝阳,颤颤巍巍地跪了下去。

大君长刀随即挥落,风中残影碎成两半。

片刻后,才有猩红鲜血喷涌而出。

只此一秒,就斩下了他的首级。

那东西在地上骨碌碌地翻滚,最终停在几步之外,暴凸的眼白久久凝望着碧蓝的长生天。

莫日根立在城墙下,抬头望见雄狮大君斩落了占星师的头颅,原因是此人“妖言惑众”,必要“稳固军心”。

第二天夜里,皇城就破了。

殿中众臣也醒转过来,大都面色铁青,还有人用力捂住嘴,却止不住地从指间漏出半声惊呼。

莫日根甩了甩头,强迫自己清醒。面前这人如此年轻,怎么可能是当年那人?那他便是……

“道伦梯布,你知不知罪?”达蒙负着手,昂头冷声问。莫日根看出他正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欢欣之情,声音却无法掩饰地流露出激动。这又是何等残暴的太子啊?

莫日根在矮几下暗暗握紧了拳,却不敢轻举妄动。

年轻人忽然抬起头,毫不畏惧地瞪着达蒙:“我不知罪!我不知罪!”声音愤怒却嘶哑,苍白的脸上散出惊人的光彩,简直如同笼罩在一层强烈的光晕中,整个人顿时光辉熠熠,“你杀了我吧!”

他甩着无力的手腕,继而瞪着龙椅上的老人,纵声狂笑道,“倘若实话实说也成了罪过!你现在就杀了我,就像杀了我爹那样杀死我吧,阿尔斯楞!”

阿尔斯楞面色微变,却罕见地并不做声。

达蒙听见这话,自然是一番狂怒,扬手甩出一记清脆的耳光,砸在年轻人脏污的脸上,喝道:“你说我宿州不可能赢,出此妖言在先,竟还敢说自己不知罪!”

道伦梯布咬着牙,不管不顾地顶撞道:“我看见了!我清清楚楚地看见,这一次,宿州依然不会赢!你们执意要打,只会见到哀鸿遍野,白骨满地!”

达蒙还想说话,高阶上的人却轻轻抬起手来。

“依照惯例。”大君说。

莫日根打了个寒战,无力感漫过全身,缓缓地松开拳头。

殿中众臣自然知道,阿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