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恋爱脑女配自救日常 星星沙漏 > 126. 戏说(四)

126. 戏说(四)

小说:

恋爱脑女配自救日常

作者:

星星沙漏

分类:

穿越架空

更新时间:

2024-03-02

《恋爱脑女配自救日常》最快更新 [fhds.cc]

阿离家的门闩断了。

可是气势汹汹的孩子们却没有趁虚而入,只是站在高高的门槛前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面面相觑:

“不是我干的!”

“也不是我干的!”

“一定是你!你方才推我了!”

“不是我,明明是你自己撞上去的!”

小北脸色变了又变,最后看着这帮色厉内荏还互相推诿的小家伙,真是要被他们气笑了:“你们真是……”

比她矮了半个头的几个大孩子瞧她神色,瘪瘪嘴,囫囵着小声说些什么,然而还没让小北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,他们的神色就骤然一变,比小北的更糟糕了。

不远处来了人,隔着十几步便扬声叫道:

“老二!你又带着这帮小东西干什么来了?!”

“这是你们阿离姐家!你们聚在门口闹腾什么?!”

一群大人急匆匆地赶来了,有的手中还操着擀面杖、竹扫帚,不知道是本来就在做活,还是特意拿上了趁手的家伙。

总之,看上去,这群小鬼头是在劫难逃了。

趁着他们教训孩子的功夫,小北向后望去,看见人群后面、溜溜达达的卫绮怀和秦绍衣两人,登时喜上眉梢。

大人们按着自家小孩跟小北好声好气地道了歉,协定好了赔偿,连声保证会严加管教后,这便带着孩子们走了。

好不容易结束闹剧,小北抚平自己因为情绪太过激烈而起伏不定的胸口,缓缓喘匀一口气,才迎向卫秦两人:“是仙师找来大家的?”

卫绮怀点点头。

“真是多谢两位仙师了。”小北深深一揖,有些腼腆、又有些难为情地小声道,“亏我还以为,两位仙师这般的人,不会插手人间俗事……”

秦绍衣道:“你这不是说了么,我们都是人。”

小北失笑:“实在是没想到,两位会用这样的法子帮我解围。”

卫绮怀也笑了:“小孩子闹事,不告诉家长还能怎么办?”

秦绍衣递了个目光指向不远处的大门,问:“不进去看看吗?”

小北摇摇头:“阿离不喜热闹,应当在休息,我还是不要打搅她了——啊,对了,我得去找五嫂,替阿离修修这个门。”

小北谢过她们,就步履轻快地离开了。

秦绍衣一笑,不知道是笑小北迟钝,还是在叹她迟钝:“就算是在休息,方才他们闹出那样大的动静,她也早该被吵醒了。”

卫绮怀走到断裂的门闩前,轻轻一触,大门无声无息地开了。

适才还有人前仆后继抢夺着的门板此刻就孤零零地摇晃着,一棵半枯的老槐树出现在她们空荡荡的视野中。

院中景象一览无遗,除了这一棵槐树,还坐落着一间上了岁数的老屋。除此之外,便再无别的了。

卫绮怀长驱直入,在昏暗的环境中点起一张明火符,险些撞上门后的蜘蛛网。

秦绍衣召出剑来,斩落那串蛛网。

“你倒是不拘小节。”没想到她的灵剑要屈尊用在这种时刻,卫绮怀本想打趣她一句,可看清四周后,却只能轻轻叹了口气,“孩子们说阿离是可怕的妖怪,说她的家是妖魔的洞府。”

可是这间洞府中没有囤积的财宝。

“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家徒四壁,委实可怜得很。”

卫绮怀后知后觉地想起同样拮据的小北。

“什么都没有,包括人声。”秦绍衣毫不在意地屈指敲了敲积灰已久的木桌,得出一个不重要的结论,“朽了几十年了。”

“这里本就没有人住。说是妖怪的洞府也不为过。”阿离冷淡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们身后,回荡在空屋之中,更衬得这屋中幽寒深邃,阴森骇人,“倒是两位仙师,昨夜早已经看出我的破绽了吧。”

卫绮怀抬头,空无一物。

卫绮怀低头,低矮的门槛上,那只黑猫抬起脑袋,对上了她的眼睛。

“毕竟你只是个尚未完全化形的猫妖而已。”卫绮怀说,“妖气外泄,毫无遮掩之意,想让人不发现也难啊。”

阿离问:“为何没有揭穿我?”

秦绍衣却反问道:“揭穿你,于我们而言,有何好处?”

“……你们是好人。”

黑猫用那双晶莹翠绿的眼睛注视着她们,半晌才如是说道。

卫绮怀冷哼:“能轻易做下这个定论,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人。”

黑猫似乎不太习惯这个姿态跟人说话,三步并作两步跳到她们面前的老桌子上,在老木桌不堪负荷的吱呀声中,它抬腿,从容自若地挠了挠自己。

又飘下两团毛。

哦,妖族的换毛期原来也会影响到化形啊。

卫绮怀恍然大悟。

未待她询问它要做什么,黑猫便对她们闷闷地喵了一声,情绪之复杂,让卫绮怀分不清楚它是在叹息还是在发牢骚,但她不得不提醒一句:

“这桌子落满尘灰,你等会儿若是还想踩在小北姑娘的肩膀上,还是小心些吧。”

说罢,她又补充道,“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小北姑娘亲近了,粘在衣裳上的猫毛很难清理的。她那身衣裳,快要洗皱了。”

黑猫将要说出口的话在此刻又尽数化为一声:“……喵。”

秦绍衣:“你已化形,可以说话。”

“……”黑猫翻了个白眼,“我万一说出来,激怒了你们两位神仙,那可如何是好。”

嘿,瞧瞧猫还会翻白眼呢——

卫绮怀内心的惊喜戛然而止,她琢磨过来了:“你背后骂我呢?”

回答她的又是一声“喵”。

卫绮怀看得手痒,很想摸一摸它那颗毛茸茸的脑袋,叫它领会领会什么是人心险恶,也好盘问一下村里丢东西的事情,却忽然听见匆匆的足音——有人进来了。

小北是来换门闩的,可她只迈进来一步,便能看得见这一览无遗的院中景象。

包括这两人一猫。

毕竟卫绮怀方才没来得及关门。

她的眼睛渐渐睁大,有些发愣,但她还没说些什么,卫绮怀便已经拉着秦绍衣出来了,顺便合上了门。

卫绮怀手里拎着猫,解释道:“我们也不是故意打搅的,是小黑一不小心遛了进去。”

黑猫幽幽地喵了一声,很是配合。

小北面色尴尬地从她手中接过猫,讪讪道:“阿离没有说什么吧?”

阿离能说什么,阿离除了喵还能说什么。

卫绮怀微笑道:“没有,你放心,我们动作很轻的,没有吵醒阿离。”

小北愣了一下,又是郑重道谢。

卫绮怀顺水推舟地说她们要告辞了,小北又坚持说要送她们一程。

村子距离她们的车队并不算远,但也需要多走几步。

路上卫绮怀观察了小北神色一次又一次,终于忍不住对秦绍衣悄悄传音:“小北姑娘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?”

秦绍衣笑容可掬,回答却近乎冷酷无情:“如若小北姑娘没有眼疾,又神智清醒的话,我想她应当是能够发现那屋子是住不了人的。”

在小北的视角里,不管怎么说,“阿离”都不是人。

卫绮怀深感不解:“那她为何还如此淡定?她又不是我们,见惯了山精野怪——”

“卫姐姐,她们是亲,我们是疏,亲疏有别。”秦绍衣慢条斯理地提醒道,“更何况,你当真以为,她是从未发现过吗。”

孩子们闹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如果每一次都拍门拍得震天响,而门内又没人回应的话,小北真的全然不会怀疑吗?

更何况,她们还是邻居,而小黑和阿离却从未同时出现。

卫绮怀:“……好罢。”

就在此刻,落后她半步的小北脚下一停,骤然转身,深揖至地:

“两位仙师,实在是对不住。”

真是说什么来什么。

卫绮怀吓了一跳,连忙把她扶好:“小北姑娘,何须如此大礼。”

“是我自欺欺人在先。”小北低着头,眼中升起了雾气,却强忍着哽咽,“仙师早已心知肚明,却还是同我演戏,真是……”

卫绮怀:“你知道她是妖?何时发现的?”

“虽说此前确实心有怀疑,毕竟阿离实在太了解我了……但我一直不敢多想。”小北叹道,“不过经过方才那么一闹,我若是还能一无所知,那就是傻子了。”

听到她亲口承认,黑猫不自觉地炸起了毛,轻着步子落到她脚边,急促不安地来回转圈,却低落地垂着脑袋,似乎在下意识等待发落。

“我知道它是妖。”小北蹲下,将它一把揽进怀里,对上那双情绪复杂的碧绿眼珠,惨然一笑,泣不成声,“可是,管它是妖还是别的什么东西,它都是我从小到大的……唯一一个伙伴了。”

她说罢,也沉默地低着头,像是同样在等待发落。

黑猫呆愣地望着她,眼睛一眨不眨,喉咙里滚动着嘶哑的回应,可是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口。

它喃喃道:“对不起,小北。”

小北却说:“是我对不住你,阿离。”

“是我偷了乡亲们的东西,是我给你带来了这些麻烦,让你受人非议。”黑猫反复地道歉,明明是妖,却好像在此刻无师自通了世间人情,“……对不起,小北,对不起。”

“是我的错。”闻言小北搂得更紧了,将自己湿润的脸深埋在它颈边,一时间情难自抑,闷声道,“我明知你以往夜里都带我去镇上为我治病,却一直装聋作哑,不敢去想你的钱究竟是哪里来的。”

“如若我能给你更好的日子、如若我能托生在一个富贵人家、如若我并非这副身子骨,你便不会如此辛苦了……”

“咳。”眼见着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正好省了力气追问,卫绮怀便清了清嗓子,狠狠心打断了她们,“小北姑娘,我们虽是修士,却也没有见着一个妖就抓一个的规矩。你大可宽心。”

小北脸上泪痕未干,听见这番话还有些怔忪,不知该说什么,直到黑猫拂去她腮边的泪珠,她才惊觉自己的失态,胡乱抹掉脸上的痕迹,再匆忙起身,又要道谢。

秦绍衣抬手架住了她,笑道:“小北姑娘,女儿膝下有黄金,虽说你这不算实打实的拜,不过受多了这等大礼,可是会折我们的寿的。”

她这副表情配着这句话,相当有效地唬住了小北。

趁着小北手足无措的空当,卫绮怀做了个简单的总结:“所以村子里丢东西的事是阿离做的,目的就是为了给小北姑娘你买药?包括村里猫狗经常半夜失踪的事儿,也是因为同族相吸?”

说到这个,阿离无可奈何地抬起腿挠了挠下巴:“什么同族相吸?它们就是喜欢追着我跑而已,偏巧我又只能在夜里化形。”

你灵气多自然是追着你跑了。

“那就是同族相吸。看来你们村子风水不错,是个猫猫狗狗都能染上点儿灵气。”卫绮怀点头,“既然如此,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你们好好过日子吧。只是阿离,你是只猫妖,力气也不小,分明能做正经的行当,此后若是修炼出完整的人形,可必须去赚钱还给乡亲——尤其是刘四娘她家那个平安符,是玉的,你若是典当出去了,可要早日赎回来。”

“那是自然……”黑猫本来正在乖乖附和她,可是听见卫绮怀话说到一半,它忽然耳朵一动,睁开眼瞧她,一脸莫名其妙,“等等,什么平安符?我没有拿那个平安符。”

卫绮怀:“不是你?”

“玉,你这不是说了吗,那是玉的啊。”阿离恼怒道,仿佛对方的质疑是相当瞧不起她的道德水准,“那么容易碎的东西,我拿了做什么?闹出乱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