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衍生同人 > 前夫打脸日常 笃行有福 > 28. 二十八章发疯

28. 二十八章发疯

小说:

前夫打脸日常

作者:

笃行有福

分类:

衍生同人

更新时间:

2024-04-15

《前夫打脸日常》小说免费阅读 fhds.cc

顾瑶带着几人,在院中四处找寻一番,猜测是隔壁院落掉东西了,也没在意隔壁院落住的何人?又自顾自地说开了。

方既毓在听到,顾瑶不顾及身份,单独去为别的男子祝寿时,脸色阴沉得可怕,茶盏被他重重一放,从中破成两半。

院子另一头的子山和牧屿,并没听到顾瑶她们的谈话,两人一脸莫名。

方既毓回书房后,子山才敢拽住牧屿小声问出,这些日子他们二爷的反常。

“牧大哥,二爷近日这是怎么了,先是把我哥给支走。再让林嬷嬷回老家小住,而后又不让我每日待在府上,同他每日到官署区,连个打盹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连子山这样没心没肺的人都察觉了,何况是牧屿。

自从方既毓,让他带人在长安没日没夜地找顾娘子时,他便知道了是为何。

又不能和子山这个榆木脑袋解释,只说了句,“这些年,可苦了二爷这个主子了。”

然后摇头作罢,进书房伺候去了。

*

次日,方府马厩里,所有的马儿都患上了腹泻。

忙得马医脚不沾地。

府上所有的马车,都坐不了。

幸好府上离皇宫近,不然府上几位上早朝的主子,只怕跑得脚底冒烟都赶不上。

顾瑶等到午膳后,依然没有马车可用。

将嬷嬷几人都劝她别去了,她却坚持徒步都要赶到外城去。

叶大夫对她的恩情,只怕顾瑶这一辈子都还不清。

当叶少宜知道顾瑶去了皇宫,再也没回青石巷时。

他不惜用上了他祖父的关系,去宫中打听,一路寻到云香殿。

才知顾瑶被人救走,还背了个汪洋大盗同伙的罪名。

叶少宜并没因为顾瑶的这个名声,怕受牵而对她置之不理。

迟迟不见顾瑶回家,又担心她马上要临盆,叶少宜就上半晌为人看病,下半晌继续寻找顾瑶。

后来始终没有消息,只好求助到孟泽平这里。

看到院中顾瑶的那一刻,叶少宜第一次动了怒,把顾瑶吼得差点耳背。

这时,顾瑶方知,叶少宜与梦泽平是多年好友。

诊出顾玥身中剧毒的,便是叶少宜。

就算知道了,顾瑶一意孤行要为自己姐姐报仇,叶少宜也没像旁人那样劝解。

而是理解顾瑶的做法,在她身后默默鼓励和帮助她。

顾瑶到了方家后,叶少宜也没少照顾她爹娘。

在顾瑶的心目中,叶大夫就如同她的另一姐姐。

此次去,顾瑶还为另一件重要的事情,她之前让叶少宜帮忙打听,尤湘凌和永昌侯府一家人的亲疏关系。

今日去,事情应当也有了眉目。

孟泽平自从顾玥离开后,就一直消沉不振,好两日又病两日。

顾瑶无人相帮,只好找叶少宜。

珩儿放在万春堂,她也放心。

这些日子,徐氏带了珩哥儿大半。

将嬷嬷留在院子看屋,顾瑶就带了豆儿和小满。

主仆三人正愁,徒步到青石巷,只怕天都黑了。

路上遇不到去城外的马车,走到青石巷,只怕两腿都要走得抽筋。

三人刚走出方府侧门,便看到数日不见的冬青,坐在马夫身边向她们招手。

“顾娘子,这里。”

*

梦云斋里,尤姨娘已病了好几日。

与其说是身子不好,还不如说是吓出来的。

那日在观景厅里,徐氏对她的态度让她心虚了多日。

她每日都在猜测,徐氏知道,她对孟兰若下毒以后,会如何处理她们母子俩。

会不会把祥哥儿都赶出方府。

她们有该去何处这类的问题。

一边又安慰自己想多了。

日日脑中像是有两个人在打架,白日想,夜里也在琢磨,身子熬不住,就成了病。

徐氏只是象征性地,让府上的大夫来给她看了看。

开了些药,就没再过问。

尤湘凌不死心,她每日都有意带着祥哥儿去万春堂请安,母子俩最多待一盏茶的工夫,徐氏就会找借口让她们回自己院子。

而珩哥儿,徐氏恨不得时时抱在手上,一整日都不嫌烦。

今日她拖着病体,带着祥哥儿去万春堂请安,徐氏并没半点感动,最后直接拒了她每日来万春堂请安。

这下,尤湘凌便是想着法子接近徐氏,也没机会了。

母子俩刚走出万春堂院门口,便听到里面徐氏,逗珩哥儿大笑的声音,心中犹如刀割。

她暗自发誓,一定要找机会除掉孟兰若母子俩。

抢回属于她和自己儿子的一切。

音儿好似也看出了她的心思,回了厢房,就开始出谋划策。

“姑娘,我听说,大房的杜姨娘,带着四爷在外养病爷快回府了。”

尤湘凌抬眸不解看向音儿。

音儿继续说道:“听说杜姨娘,是大老爷在外办差带回来的女子,为老爷生育了一儿一女,在老爷那里能说得上话。”

*

中书省官署区衙房里。

香几上摆的午膳,都热过两遍了。

方既毓仍然一口未动。

牧屿见她,此时也没忙公事,而是单手撑着额头,盯着书案上的某一处,走神了许久,侧脸紧绷。

按理说他们二爷今日,再如何沉得住气,也不该是这个模样。

中书令的人员确定下来后,皇上连日就下旨。

萧党的人再反对也无用,如今他们老爷管控着吏部。

也不枉他们二爷和老爷父子俩,筹划一场。

中书省今日的堂官,个个喜笑颜开,就他们二爷心不在焉,眼含冰霜,这副表情让人迷惑。

牧屿也不敢多问,只能稍作提醒,“二爷,早膳你也没用,午膳你也没用。身子可如何受得了。”

听到牧屿说话,方既毓却冷不丁冒了句,“这都几个时辰了,跟去的人,为何还没回来?”

牧屿心中咯噔一声,明白了所有,“回二爷,听说顾娘子是用过午膳才出府的,属下估莫还不到半个时辰。”

昨日晚上,听说顾瑶要去给别的男子过生辰。

他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无名火,堵在胸口又发不出去。

自己又不能贸然前去阻止,一整夜都没安歇好。

此时人在这里,无异于是种煎熬。

心中也打定了主意,无论如何,今夜不再出书房半步。

刚刚又听人来报说,有人驾马车接顾瑶出了府。

方既毓对顾瑶口中的叶大夫,更是敌意滔天,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,只怕会让人,直接把他们的马车轮子给撬了。

顾瑶与那叶大夫多待一刻,就如同在他的心上多扎了一针。

“二爷,你先用膳吧。”

<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fhds.cc】